BabyBLue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你和我,旋转的世界(一)

安宇 

 

 

 

“这道题解出来了吗?”

 “嗯。”

“那等一下我们出去玩吧?”

 

 

 

陆宇辰这才从练习册里抬起头。头顶的风扇不知何时已经停下,半开的窗户吹进夏日特有的湿漉漉的虫鸣声。陆宇辰放下笔,盯着眼前这个笑嘻嘻的人沉默不语。

“阿辰,走啦?”何安宁隔着桌子把头凑得很近,把陆宇辰那句我们只写了十道题堵在嘴边。

陆宇辰看着他,莫名其妙的把下一张空白的英语卷子塞进书包里,低头整理了半天,说:“去哪。”

 

陆宇辰与何安宁比肩而行。

闻到白日里草叶被熏出的酸酸甜甜的气息,陆宇辰活动着僵硬的脖颈。天空的颜色愈发深邃,月亮朦胧的光线从云中流溢而出,带走从那逼仄的书房中带出来的最后一丝烦闷。

空中缀着宝石般的星星,宇宙间好像有什么不可言说的规律,陆宇辰觉得这些美丽的事物踏着某种神秘的步伐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在他和何安宁身边。不由得,脚步轻快了些,两双鞋踏出的鼓点仿佛也融入广袤又浩淼的宇宙中。

“怎么样,现在出门很值得吧。”

陆宇辰回头看他一眼。何安宁出门前先洗了澡,平日里松节油和油画颜料的气味被掩盖在某种木质香味的气息下,耳后还有太阳晒过的红痕。

嗯了声算是回答,陆宇辰的眼前出现了何安宁在炙热的阳光下潇洒的带球过人的样子。

“一般。”

何安宁拧过脖子,道:“什么?你要求好高!”

“你想拿这些东西糊弄我。”

说完,何安宁好像被踢了一脚的小狗围着自己转来转去。陆宇辰在心里满意的点头。

 

“啊,到了。”

 

 

 

是一栋矗立在海边的灯塔。陆宇辰抬头看,那只明亮的射灯正如头顶的星辰缓慢旋转,不时照到远处静谧的一排排房屋和无人驶过的漆黑的道路——那感觉就好像是,除了一刻也不会停下脚步的宇宙外,他与何安宁是地球上唯二交换呼吸的人类。

何安宁率先跳到灯塔所在的礁石上,他平衡了自己,抬头向陆宇辰伸出手来接住他。

陆宇辰顺着何安宁的力度向下,何安宁柔软的手掌上有些许新生的薄茧,陆宇辰像被烫了一下,却不想松手,道:“你手上的茧子好像比以前硬了。”

 “唔?”

 “就是,这里。”

陆宇辰点点何安宁手掌上方,却又被何安宁捏住了手,他朝他笑:“你还不是一样,这里,”他摸了摸陆宇辰的指腹,说:“喏,敲键盘的地方都是茧子。”

 

一样。

陆宇辰唔了一声抽回手。才没有和你一样呢。背在身后的手磨蹭着莫须有的脏污,指尖的部分像摸过体育课被晒得火烫的双杠,持续着灼人的触感,细密的汗液生出些许黏腻的感觉。

 

很热啊。陆宇辰烦躁的想。

 

 

 

吃掉了最后一瓣何安宁用作模特的橘子,陆宇辰吮了手指,舌尖接触到的部分的确很是粗糙,陆宇辰心不在焉的想。

作为交换,和何安宁跑到灯塔上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何安宁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柄钥匙打开了灯塔上那间小房子陈旧的门板。

意外没有灰尘的味道,陆宇辰像看变魔术一样看着何安宁稔熟的推开那门。屋内陈设简单,洁净的小窗投射下月与星的影子,中央放着一只画架,画面却被布料覆住。

何安宁碰碰他的手肘,说:“给你看个好东西。”

他走过去揭开那块白布——

 

远星已悄然升起,可晚霞仍如玫瑰轻抚大地。一切都覆在迷蒙的水汽中,而穿着白色衬衫的自己,正趴在水边的栏杆回头微笑。

——他是在对何安宁微笑。

也不能是别人。陆宇辰看着画,他好奇是何时在何安宁面前流露出这样的表情,又恰好被他捉住定格在浓重的油彩中。

他走过去,画中用油彩涂抹出的太阳正闪闪发亮,可画中他的笑比太阳还要灿烂,他好像是被何安宁和画中的自己同时温柔的注视着——古怪的甜蜜。

何安宁的眼睛用十指相扣的方法牵着自己,指间交叠的皮肤下有他坚定又温暖的脉搏跳动。

 

“那天看到后,我就想无论如何也要画下来。”何安宁笑起来。

“送你的,希望你每天都像那天一样笑。”

 

 “喜欢吗?”何安宁摸了摸脖子。

 

 喜欢吗?

 陆宇辰看着何安宁想。

 喜欢吗?

评论 ( 6 )
热度 ( 22 )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