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BLue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Clex】他说我怀念那些对话

超人之死

恶搞超莱向。没看过太多动画片和漫画……

Summary:超人复活后,得知了莱克斯对自己的悼词。

氪石绿色的脚环在黑夜中像栖在虚无中的蝴蝶,克拉克只需轻轻一捏就碎成齑粉。

“我怀念那些夜晚……阳台上的对话。”

你是吗,莱克斯?

*

 

“我听说你让路易斯见了你的父母,”轻笑声从莱克斯的喉咙挤出来,飘进克拉克耳朵时说不出的刺耳,氪星人在地球接受黄太阳的恩赐,忍耐力也非比常人,莱克斯从他进入视线范围就紧紧盯着超人,厌恶与狂热被那个S标志瞬间点燃。

 

“你还真是遵守人类传统啊,外星人?”莱克斯站起来,一直走到阳台边缘,超人本能保护人类的那部分隐隐担忧那恶棍,此刻一阵强风过来他就会像秋天的落叶在大都会最高的大楼旁摔得血肉模糊。

 

想到这,克拉克忍不住飘得离那阳台更近。

 

无论如此,他可不想像救露易丝那样救他,谁知道这野心家会掏出怎样形状的氪石对付他。

 

无言。在与莱克斯无数次的口舌之争中,克拉克学会沉默才是最好的武器,他一点也不介意莱克斯如何讽刺他——好吧,也许有那么点介意,但每当挫败莱克斯的邪恶计划,他都会亲自带着胜利去警告一番,那男人不悦却忍着不愿表现出来的表情很好的驱散了这些不快。

 

“今天又是为什么呢,超人?”他拔起插在阳台木板上的合金碎片,拿在手里仔细观察了一番,碎片反射着月的光华,在莱克斯锋利的脸颊上留下一道淡金的痕迹。

 

克拉克注意到他的追踪脚环上又几片明显的荧光绿色,看起来有点像——

 

“你注意到了,”莱克斯提起嘴角,再次朝超人在的方向走去,“我用一点氪石绿装饰了这个脚环,看起来不错?”

 

克拉克飞近,却始终没有落在阳台上,只是漂浮着。他看着莱克斯,这人明显沐浴过了,大开的领口飘出一阵沐浴露的香味。经验是,莱克斯永远是超人的宿敌,所以你不能仅凭着洗完澡正常人就该睡觉了这件事就说他是个无辜的富人,只是为了健康在大都会字面意义的夜空中冥想。

 

“你学会享受软禁生活了,莱克斯。”

 

“是的,尤其因为是你赐给我的,”莱克斯的眼睛眯起来,这多半在酝酿什么坏事的表情,克拉克已经看过无数次,从嘴唇间滑出嘲讽的语句:“伪神。”

 

“我不是神。”克拉克面无表情。

 

“哦?那么你是我的主人?只在半夜降临,给我这被囚禁的奴隶一点自由的甜头:哦,我还记得你呢,别放弃,等有一天我死了你就自由了——顺便一提,我很难杀死?”

 

他在奴隶那字眼上咬了重音,好像很清楚克拉克会联想到什么。他抱着手臂,在克拉克周围转了一圈,脸上挂着讽刺的笑。

 

曾经克拉克搞不懂莱克斯对他的敌意。倒不是说现在他就懂了,只是他不再想要懂了,人类的情绪总是很复杂,他连露易丝都搞不懂,怎么去涉及级别更高的莱克斯?

 

他只是尝试去接受它。接受这个事情,他并不讨所有人喜欢,这点在他还在Smallville时就知道了,但莱克斯是第一个对他抱有如此强烈恨意的人,他把他当作对手,一场城市保护权的争夺战,人类与外星人的竞赛,试着把一切连同超人和他自己搞砸。

 

渐渐这变成了既定事实。克拉克清楚的知道莱克斯恨超人,他也习惯了莱克斯恨超人,他不再思考这其中的关键,把莱克斯从他保护的全人类中剥离,任所有人指摘他们的关系,即使如此若现在莱克斯跳下去,他还是会抱住他不管这又是他计划的哪一环——

 

——他甚至习惯了被莱克斯算计。

 

“这次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莱克斯丢掉手里的碎片,金属碰撞的声音紧接着一阵静默。

 

突然,就是那碎片落地的瞬间,克拉克漫无目的四处乱飘的思绪随着踩在木板的触感都集中在那穿着浴袍的男人身上。

 

啊。看呀。他又在撒谎了,从他见到莱克斯的第一天都知道他根本不会对超人说实话,即使超人给了他脚环,却永远控制不了他的思想。他依旧邪恶,足不出户也能给他添麻烦。

 

该死,该死,该死。

 

他的领口为什么开的那么大?

 

“你最好说实话。”

 

“不然如何,超人?降下天罚?”莱克斯绕着克拉克走了一圈,那沐浴露的味道简直把超人包起来了。

 

“我知道你一只手就能捏碎我,”莱克斯说,“还有什么新鲜的?”他露出的小腿在浴袍外摇晃。

 

克拉克不知道自己在意这个干什么,更不知道那个沐浴露是不是加了什么氪石成分,他现在有点——眩晕?心跳过快?总之不太正常。他把这归于愤怒。

 

而他早该对莱克斯的行为不为所动了,早该。可现在只是愈演愈烈,他对莱克斯“一不小心”做了坏事后的反应,“就像给新领养的小野猫收拾烂摊子然后自己去给邻居道歉”。

 

他不对这描述做评论,总之那会儿绿灯让闪电侠闭嘴了。

 

“你最好现在闭嘴。”超人压低嗓子说。他的心情糟透了。

 

“为什么?”莱克斯仍持无所谓的态度。

 

克拉克忍耐是有限度的,超人的也是。他搂过莱克斯的腰,在露出的脖颈上咬出齿痕,“把你的衣服穿好,莱克斯。”他咬着牙说道。

 

*

 

“你不是说怀念阳台上的对话?”

 

“超人,去死。”

 

超级恶棍被超级英雄制服了。又一次。没穿着衣服的那种。

评论 ( 1 )
热度 ( 52 )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