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BLue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Clex】从雨中来

Smallville小镇超莱超

S01E19背景,惠特尼的父亲因癌症去世,克拉克终于准备和克洛有所进展。葬礼中克拉克一个人淋着雨……

昨天刚看完这一集,流水账、混乱和很多的对话。

*

他并不觉得冷。

 

不是真的,即使在别人看来他已经彻底湿透,在早春不算温柔的雨中,他站在惠特尼父亲的墓碑前,衣服黏在他皮肤上,拉娜在左边而克洛在右边,她们都在巨大的黑伞下,干燥温暖,却距离克拉克遥远。

 

他再一次发觉人类是那么的脆弱。他经历过死亡,不止一次,在他出现在这颗星球上时便带来的死亡,在小镇高中的每周都会有人因陨石死去,每个人知晓或不知晓秘密的人都要他别责怪自己。

 

这一次或许真的不是他的错,他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难过。

 

雨滴打在他的脸颊上,他看着拉娜,她担忧地看着他,没有转身去安慰惠特尼,克拉克曾试图在她眼中找到某些情绪,如今,在隔着层层叠叠的雨幕中,某种呼之欲出的情绪被悲伤与无奈深藏在眼底。或许只是他的错觉。

 

天空仿佛被蛛丝黏连出一片灭顶的灰,墓地也无法拥有片刻安静,而雨只是不断地,不断地落下来。拉娜最终跟着惠特尼离开,克洛则告知他回编辑室撰写一份惠特尼先生的讣告。克拉克告诉玛莎他会和彼得一起回去,然后告诉彼得他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儿。

 

彼得什么也不知道。他是克拉克的朋友,他拍拍他的肩膀,把伞拿走了。

 

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不想太过矫情,但那矮矮的一方墓碑仿佛压在他心间,让他喘不过气来。他脑子里混乱地回闪着拉娜,克洛,彼得和惠特尼,他不着边际的想是否他对克洛的感情也是冲动使然,就像她对那个杀死关校长的男孩一样,因为拉娜仍在那里,她只需一个眼神克拉克就愿意抛下一切——

 

一切。一切都和莱克斯有关。从他开着保时捷冲下桥顺便撞倒了克拉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他是乔纳森口中狡猾的卢瑟,但他是克拉克最好的朋友,他为他解决麻烦,让拉娜看到自己,甚至对克洛采取行动也是因为他的鼓励。他了解克拉克,是吗?

 

他是克拉克最好的朋友。

 

他接到克拉克的电话表示了遗憾,表示如果时间来得及他会去悼念现场,而克拉克这时才知道莱克斯并不在Smallville,他没有说自己究竟身处何处,但透过电话,莱克斯听起来有些累,他几乎没有累过,起码没有在克拉克面前表现出。

 

克拉克想问莱克斯发生什么,即使莱克斯从来不告诉他——亦或是,他从来没有留心过这个问题?

 

他沮丧地低下头,任雨水顺着湿透的头发滑下脸颊,他该回家了。

 

*

 

雨天特有的刹车声划破了这喧嚣的寂静,接着是车门关上的声音,脚步和心跳声。

 

“莱克斯。”他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被踢了一脚的小狗,在转身之前叫出了他的名字。

 

“老天,”莱克斯把伞罩在克拉克头顶,雨停止在克拉克脸上肆虐,他担忧地打量了一番克拉克湿透的衣服,“或许我不该问原因?”

 

他们离的很近,但和平时没有两样,只是克拉克突然意识到了,他已经允许莱克斯入侵他的空间很久了。风裹挟着雨丝和墓园里椴树花香飘进伞下,莱克斯打了个寒颤,问道“你想去我家吗?”

 

*

 

他用莱克斯的手绢擦干脸上的雨水,像是突然意识到他弄湿了莱克斯一号的真皮座位,小心翼翼地跟在莱克斯身后,在进入书房后把手绢还给对方。

 

壁炉应该工作了一段时间,书房弥漫着某种温暖的木质香气,莱克斯让他去洗个澡,小心不要感冒,并且丢给克拉克一件干燥的衣服。“我没穿过的。”他笑笑,克拉克想告诉他他一点也不介意。

 

天空是灰蒙蒙的,喑哑,雨点打在玻璃窗上,一刻也不停,混合着壁炉中木料燃烧时发出的声响在书房回荡。莱克斯总是一个待在这个房子,仆人不进来,多数扰乱而不是让这里热闹起来的声音来自老卢瑟和他派出的监督莱克斯工作的爪牙,现在莱克斯去洗澡了,留他一个人在这里,这让他觉得这个房间更空旷了。环视一圈,他注意到莱克斯总是搁在书架最显眼地方的那本诗集不见了,而莱克斯的管家请他到餐厅去,莱克斯安排了一顿热气腾腾的晚饭好保证没人感冒。

 

“真希望我知道这些刀叉有什么不同的用处。”克拉克看了看面前六把不同的刀叉,举着手却不确定究竟该拿起哪一只。

 

“你觉得方便就行。”莱克斯低低笑起来,挥了挥手中的银勺,“鉴于等会儿我们会先喝汤,我推荐这个。”

 

灯光下莱克斯是金色的。刚洗过澡,他的面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灰绿色的眼睛此刻看起来像是翡翠。管家端来第一道菜,打断了克拉克的凝视。

 

“希望你这么看我和今天你在暴雨中自虐没关系。”莱克斯将一勺奶油汤舀进嘴里。

 

克拉克脸红了,但笑容在他脸上,“别太自恋,莱克斯。”然后低头凝视奶白色中漂浮的玉米粒,“其实这是关于……”

 

“拉娜?”

 

“很接近,是克洛。”

 

莱克斯挑起一边眉毛,克拉克接着说下去,“我对克洛采取了行动。”

 

“不错,然后?”莱克斯听起来就和告诉拉娜塔龙不会因为你的心愿就开张一样没什么情绪。

 

“我、我想克洛喜欢我,而我也喜欢她。”

 

莱克斯停下往嘴里送汤的动作,“你喜欢克洛?”

 

“在我发现克洛因为别人疏远我的时候……还有当我在我家的谷仓救了克洛的时候……”克拉克在莱克斯的注视下声音越来越小,“总之,在迷恋拉娜的过程中我找到了真正想要的。”

 

他发现自己在等莱克斯的回答。好像那回答能让时间倒回似的。

 

“首先,我很高兴我对你关于女朋友这方面的帮助终于有用了,你总算没浪费那两张票。”

 

第二道菜上来了,管家带着另一个仆人过来将牛排分好后又安静地退下,等他们走得够远后,克拉克尴尬的戳戳牛排块,“是啊,总算。”

 

“但我不认为你喜欢克洛,恋爱方面的。”

 

“什么?为什么?”

 

莱克斯饮下一口葡萄酒,优雅且从容不迫地说:“直白点?”

 

此刻克拉克眼中只有他:“想想我是最后一个知道克洛喜欢我的人,你有权这么做。”

 

“第一,克洛喜欢你,而你终于知道了;第二,你在嫉妒,嫉妒不等于喜欢,彼得还因为你嫉妒过我,你觉得他喜欢你吗?第三,”他顿了顿,说道:“你决定放弃拉娜。”

 

当莱克斯说到彼得那个部分时,克拉克活跃的大脑联想了那个画面,吓得他赶紧把它们从脑海中删去。他觉得莱克斯有道理,但他正无力的想找到一个理由反驳他。

 

克拉克承认在知道克洛喜欢他时很惊喜,也许惊大于喜,他主要在想为什么自己没有发现。然后那个诡异的男孩就出现了,他剥夺了克拉克和克洛相处的大部分时间,更何况克拉克搞砸了他们去大都会的研讨会。就在克拉克觉得从莱克斯那里拿到的票可以轻而易举的搞定生气的克洛时,现实又不想他想的那样。

 

他想要让克洛回到会回应克拉克的状态,不管以什么方式。

 

“看起来那时你最好的办法是告诉她你想为这段关系努力了。”

 

莱克斯毫不留情地指出。

 

“那是因为……”

 

“拉娜迟了一步。”莱克斯放下刀叉,“如果惠特尼没有发生那种悲剧我相信她已经和他分手了。”

 

克拉克说不出话来。

 

“也许你又是最后一个发现拉娜只是为自己的负罪感才保持和惠特尼关系的人。”

 

“拉娜不是——”

 

“她是,克拉克。”

 

莱克斯没有任何委婉,他很好的遵从了直白这一提议。一直以来,莱克斯都是委婉的,以至克拉克有时会过上一段时间才知道某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会给别人留情面,克拉克曾想这是商人或者富人必须学会的礼仪。

 

所以他不知道真相。就像他终于赶上了拉娜的班车,但她到站下车了,而克拉克没有意识到。

 

好在他已经不再觉得那有多伤人,他发现最让他受伤的一点居然是这真相是由莱克斯告知的。

 

“我能喝一点吗?”他指指酒瓶,莱克斯很快反驳了他,“你不能喝酒,但可以结婚。”

 

“我没有结婚对象。”克拉克苦笑。这时他一点也没意识到莱克斯的反常。

 

莱克斯的酒杯又空了,他给自己倒满一杯,看了看墙上的钟表,“我送你回去?”

 

“嗯?什……哦老天,已经这个点了。”他站起来,莱克斯的手抓住他的手,第一次,除了人工呼吸他们有如此亲密的举动,“给肯特夫妇打个电话怎么样?我这里有很多客房。”

 

克拉克俯视着莱克斯。

 

“如果你心情不好,我想我能帮上忙。”

 

他把杯里的酒一口喝完,克拉克看得心惊胆战,坐下拿走了莱克斯的酒杯:“看看现在谁才是借酒消愁的那个。”

 

莱克斯微微笑起来,红葡萄酒残存在他唇间,泛着湿润的光。

 

“现在我要去打电话,在我回来之前你不能再多喝一杯。”

 

“你嫉妒了!”

 

克拉克逃也似的去书房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

 

他们都知道他很伤心,也知道他是那个喜欢把什么错都归咎于自己的小镇男孩。所以玛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别感冒。但乔纳森就很难说服,他得知克拉克正在卢瑟家后立刻说要开车过来接他,他花了很多口舌才让乔纳森只是在电话里骂了卢瑟几句,玛莎让他少说两句。

 

“最近发生了很多,明天是周末,好好放松一下,儿子。记得保护你的小秘密。”说完玛莎挂了电话,可能回去处理乔纳森了。

 

“我……”我想明天早上我就回来了。电话没等克拉克把话说完。

 

“我以为会更困难一些。”莱克斯拿着酒瓶和酒杯走进书房。

 

“我也这么想,”克拉克叹了口气,又朝莱克斯笑笑,“玛莎觉得我需要好好休息,甚至让我把整个周末都拿来放松。”

 

诚如彼得所说,他和莱克斯待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以至大家都开始嫉妒。不过这是他第一次在莱克斯家过夜,或者说,在别人家过夜。

 

莱克斯把酒杯搁在茶几上,弯腰去拨弄燃烧的木材,克拉克坐在壁炉边的沙发上,决定诚实地告知这件事,“这是我第一次在别人家过夜。”

 

“什么?真的?”莱克斯的衬衫没有扎进裤子,克拉克注意到,丝绸布料在弯腰时向上滑了一截,露出莱克斯的腰线,在火苗跳动间光影舔吻过那段白皙的肌肤。

 

“是,是啊,”克拉克决定盯着那半杯酒而不是莱克斯,“他们说我对你很特别,现在这句话变成真的了。”

 

莱克斯挨着克拉克坐下,“我对这话仍持谨慎怀疑的态度。”

 

克拉克想说点什么,管家进来了,端来一杯热饮料。莱克斯问,“在朋友家过夜都需要做些什么?”

 

“呃,”克拉克努力回想彼得或者克洛说过的经历,“整夜聊天,分享秘密,打枕头仗,玩大富翁,还有真心话和大冒险?”

 

“你想笑就笑吧,”克拉克笑了,觉得莱克斯似乎忍得十分辛苦,“看来没有适合这个年龄的范本可供参考。”

 

“不,我觉得,”莱克斯顿了顿说,“聊天就不错,只是不知道我们有没有一夜的话可说,还有真心话大冒险?”

 

“你确定?”

 

“这世上很少有卢瑟不敢做的事,更别说我还有机会问出你的秘密。”

 

“我会善用大冒险功能的,卢瑟先生。”

 

“绝对不能说谎?”

 

“当然。”

 

*

 

“现在我要测试一下你是不是真的诚实,第一问,今天你究竟为什么站在雨中?给我点新鲜答案。”

 

克拉克的确习惯了在别人面前隐藏自己,不管是能力还是情绪,做一个透明人,别麻烦他们。但莱克斯似乎总是完美避开克拉克的习惯,做他的骑士,总是。

 

他斟酌着开口:“我认为自己回报不了克洛的爱,只是想保护她们。”他没具体她们,莱克斯却了解的凝视他:“爱不建立在只有一方保护一方的情况下。”

 

“该我了,”克拉克拿起饮料喝了一口,透过杯子边沿看莱克斯,“我打电话的时候你在哪里?”

 

莱克斯愣了一下,也拿起自己的酒杯喝了一口。

 

“诚实。莱克斯。”克拉克傻笑。

 

“好吧,当然。我在大都会综合医院。”

 

“什么?你还好吗?”克拉克立刻想用X射线检查莱克斯。

 

“我没事,所以你把我盯出洞也看不出什么。”

 

“那……”

 

“一次一个问题,克拉克。”莱克斯不紧不慢地逗身边紧张起来的男孩。“正如你所见,我现在很好,所以告诉我,你的初吻是几岁在什么地方被什么人夺去的?”

 

克拉克脸红了,但他觉得应该不会显示在他的脸上,他舔了舔嘴唇试图对上莱克斯灼灼的目光,也许说完就是他们一起害羞了呢。

 

“和你,在河边。”

 

显然莱克斯很疑惑,他喝完杯里的酒边思索着便又倒了一点,“人工呼吸?”

 

克拉克点点头,尴尬得想跳进火里。

 

“那不算,”莱克斯轻描淡写,“只是你英勇救人时微不足道的行为。”

 

“那……”克拉克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失望,又想了想,“那就是克洛,一个月前她被那个可以控制人的男人要求亲我……”

 

莱克斯盯着克拉克,没说话。

 

“好吧,这也不算。”他挫败的说,“几个星期前拉娜吸入了那个奇怪的花粉所以强吻了……”

 

“好的,结果是克拉克肯特还没有初吻。”

 

“这不公平!我不知道初吻的要求有这么多!”

 

“克拉克,那起码你的对象要有自我意识而不是快死了或者被控制。”

 

你只是呛了水,并没有快死了。他想反驳。

 

“好吧,那你为什么去大都会综合医院?”

 

“我认识的人得了癌症,我去看她。”他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

 

“哦,”哦,“我很抱歉。”

 

“你不必,”莱克斯放下杯子,“这又不是你的错。”克拉克觉得莱克斯眼中流露出一点哀伤,太少了,就像幻觉。

 

也许这就是我的错。克拉克想。他真的有把莱克斯当作他最好的朋友吗?他甚至不值得莱克斯依靠。

 

“我宁愿这是我的错。这样我就可以弥补。”

 

莱克斯惊讶地看着他。

 

“别理我,可能我的弥赛亚情结又出现了。”他自嘲。

 

莱克斯把他的手轻轻放在克拉克的肩膀上,“虽然我想说你该停止把世界放在肩膀上,但现在,我只想说谢谢你,克拉克,因为你刚才的话我感觉好多了。”

 

他注视着莱克斯,室内只有壁炉的火光用以照明和取暖,而室外大雨仍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玻璃窗反射着屋子的一切,他,莱克斯和火苗。克拉克喜欢这种白噪音,不太规律,听起来生机勃勃,雨声由远及近,无限放大在他耳边,仿佛将一切烦扰隔绝在他们两人之外。

 

莱克斯比任何时候都要靠近他,带着红葡萄酒和沐浴露的味道,克拉克感到一阵口干,一口将饮料喝完一半,莱克斯看起来已经微醺了。“现在告诉我,如果有一天我对你说我爱上你了,你怎么办?”

 

或许把微字去掉好些。

 

他不太清楚莱克斯这个问题的目的,也没法儿从莱克斯脸上看出些端倪,他的心跳得有点儿快,就他自己的平均水平而言。

 

在他纠结究竟是把它当玩笑夸张一点还是实事求是的思考自己会怎么办——他那小脑瓜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但他惊讶地发现,除了一点惊讶和不知所措,他好像喜欢这个诡异的注意。

 

是说,莱克斯了解自己,他一点也不会强迫克拉克做麻烦或不喜欢的事,他有时甚至可以保护克拉克,他善解人意,富有又有人情味,而且他——他很好看。

 

“回答,克拉克肯特。”

 

等下,莱克斯是个男性?

 

“我想,我想我会答应,”克拉克最终决定用一个玩笑带过它,有一部分是真的,“你的名字总是和拉娜并排出现,他们都埋怨我和你们待在一起的时间太长,天知道拉娜其实总是在塔龙忙来忙去,只有我们在一起。”

 

莱克斯嘴角勾起一丝洞察的笑意,“到你了,克拉克。”

 

莱克斯一点也没评价这个答案,这是个能得分的答案吗?克拉克发现他不愿从这个话题中离开,问道,“那我呢?如果有一天我对你说我爱、爱上你了,你怎么办?”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克拉克。”莱克斯的目光简直要把克拉克融化了,管家却没再出现给他杯子里添点饮料。

 

“结束了?”

 

“结束了。”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克拉克皱眉。

 

“我想这一次你得自己去发现,克拉克。暗示无穷无尽。”如果克拉克曾和克洛玩过真心话大冒险,就该知道他应该对这个问题该问到完全明白为止,但克拉克想起他好似不同人情世故的对女孩儿想法的把握,决定在刷牙时自己搞明白。

 

两个人在求爱,亲吻,结婚这些话题上纠缠不休,克拉克明智地避开一些限制级的话题,因为他自己没什么可说的,而莱克斯能说的好像又太多。

 

他不想听。

 

等钟表敲够十二下,他们已经问了无数个问题。克拉克看出莱克斯有些倦意,他靠近壁炉的那侧被照成金红色,睫毛仿佛半透明的蝴蝶,不时轻轻上下翻飞,另一侧则被阴影深刻了轮廓,克拉克着迷于他眼睑下那一小片影子。“我们都没玩大冒险。”克拉克假装伸了个懒腰,遗憾道,“最后一次?”

 

“只要你愿意,”莱克斯抬手指着他的书架,“在那里选本红色封皮的书,给我读你翻到那页的第十句话,要声情并茂。”

 

“这算什么大冒险?”克拉克笑了。

 

“我怀疑有些书你一个字也不认识。”莱克斯狡黠地笑笑,“那你就得硬着头皮读。”

 

于是克拉克用X射线小心地避开了他完全不懂的外文书,也头一次亲身感受到莱克斯的博学。哇,那是中文?

 

他拿了一本和俄国诗翻译选集,肯定那里除了他不太懂的句子什么也没有。“你选的任务真不怎么好。”他走过去,站在壁炉旁,正对着莱克斯。而莱克斯正歪着身子,修长的腿翘着,饶有兴趣地注视着克拉克的脸。

 

他从中间翻开,想着给莱克斯表演一句话,第二百零一页,第十句话。

 

“我,”他说,然后他发现了不对。

 

“我肯定茨维塔耶娃没有结巴。”莱克斯拒绝了克拉克求救般的狗狗眼。

 

“好吧,”克拉克想,起码得声情并茂。

 

“窗口盛开着大朵大朵的郁金香,”克拉克弯腰放下书,走进莱克斯,努力不要笑场,结果发现自己有点沉迷其中,他单膝下跪,牵起莱克斯的手。

 

“——此刻如果你不爱我,我也不会介意。”

 

他很少仰视别人,也很少对除了父母外的人说爱。而莱克斯,他似乎被这段表演迷住了,思索了一会儿,他凑过头吻了克拉克的嘴角,轻轻贴着他的嘴唇嗫嚅道:“我爱你。”

*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茨维塔耶娃·玛琳娜·伊万诺夫娜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在这个小镇的旅店里 
古老时钟敲出的微弱响声 
像时间轻轻滴落 

有时候,在黄昏 
自顶楼某个房间传来笛声 

吹笛者倚着窗牖 
而窗口大朵郁金香 

此刻你若不爱我,我也不会在意 


评论 ( 13 )
热度 ( 45 )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