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BLue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双若】青山

方天翼/陈若轩
胡写/OOC/MCD

想要评论。嘤。

他将他的手握在手心里。他像个花猫,脸上还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月亮真亮,陈若轩和他缩在战壕里,可借着月光,陈若轩什么都看得出来。

他喘气的声音在空旷的南京城里像惊雷。

他们是一步步爬到这里来的。方天翼的眼睛被飞溅的弹片滑擦,血就像眼泪那样流下来,陈若轩去救他时伤了一条腿,炮火将他们和队伍隔开。

陈若轩用尽绷带给他包扎,在敌人不停扫射的子弹下方,他护着方天翼的姿势和彼时方天翼的姿势一摸一样。
绷带洇出血,可方天翼一声痛也不叫,那块白布正对陈若轩的眼睛,那是神枪手的眼睛,现在却成了茫然的一片白。
他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可嘴巴好干,他连泪都流不出来。方天翼却在这时开口,他让陈若轩离开南京。
他比陈若轩还要年轻,甚至连晨起时乱翘的发丝都比陈若轩的更难以服帖。他勇敢,忠诚,嫉恶如仇,他是一名军人。
他说话的时候陈若轩得贴的很近才能听清,他的胸口起伏的厉害,嘴唇像是控制不住的抖动。
他推不开他。
他抱不住他。

陈若轩撒最后一点止疼药粉时手已经不再抖了,耳边轰鸣的炮火不再,只是远处大地偶尔轻微的震动,和方天翼在他耳边浅浅的、浅浅的呼吸声。
此刻他感激一切可感激。
让他还有命和方天翼看一次月亮。

他从战壕中的尸体里扒来一壶水。方天翼还可以活,他想,所以方天翼需要水分。
他把水壶拧开了递到方天翼嘴边,可他还是喝不下去,舌头像被炮声震木了,水从他嘴边流出来。
可是陈若轩有什么办法呢,他连走腿的能力都没有——这就是他们的迟来的第一个吻的理由。他们从彼此的嘴唇间汲取水、体温、能量和血腥味。
“明天我送你去战地医院。”
方天翼白白的绷带对着陈若轩,他用那块白回答陈若轩。
“即使,”陈若轩干裂的嘴唇碰在一起:“你肯定能到医院,是我送,不是我送,你都会到医院。”
方天翼不回答,他的呼吸好弱,像是下一秒就要死掉。
“你撑住,知道吗。”陈若轩的表情扭曲了一下,但他原本是想笑的,冷风让他连笑的能力都失去了。
“余梅会等你。她一直在等你。”

陈若轩没有演过战争片,他连这时候该说什么都没有头绪。

方天翼说:“陈若轩。”

“我在。”

他抬起头,对着朗朗夜空,问道:“现在的月亮,是什么样子?”
于是陈若轩抬头去看,天上的月亮像一块玉,没有一丝乌云笼罩。他想了想,说:“很美。”

“哦,很美啊。”方天翼笑起来,他的笑带着一丝狡黠,陈若轩的手不知在何时被他握在手里。

他笑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他的难受,他艰难的抓住陈若轩的手——那是方天翼一生中为数不多的迟疑,他将陈若轩的手拉到嘴边亲吻,可他吻了一下,却不知道该不该吻第二下。

方天翼说:“对不起。”
对不起没有保护好自己。对不起害你担心。对不起什么呢。

——对不起我就要死了。

陈若轩还是哭了。

他恐惧死亡,带走他的朋友,带走他的一切。
他知道他永远无法真正融入这个时代。就像他不能用刺刀去挖敌人的眼睛,他骗自己现在方天翼不会每分每秒都可能离开。

方天翼只能活几个小时了,陈若轩不知道他能不能撑到下一次的日出。
“陈长官,”方天翼将自己的额头贴在陈若轩的前额,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护不住你了。”

“活下去。”
他听上去好难过。





这里是南京郊外的一处战壕,有人死去,一如往常。

评论 ( 11 )
热度 ( 22 )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