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BLue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双若】半夜醒来听到汽笛声有点慌,怎么解决,在线等不着急。

1.嗯。关于之前翻掉的车,我统一说一下小号的名字是“开车车的小号”,具体能不能搭上车,就看各位的缘分了……
2.片段。无脑。瞎扯。最后一句来自村上春树。如果两个人是从下午睡到现在的情况(?)
3.平行世界他们属于彼此。

—————————————————


足抵足睡去。醒来时四目相对。

屋内浮动着淡淡的香气。从百叶缝隙中倾泻出被雨洇湿的车灯,给张若昀一个看清身侧人的瞬间。
稍纵即逝,又归于晦暗。
于是世界变成一个房子。只有贴着墙壁的暖气片窸窸窣窣的流水声,只有沾湿的月亮挂在百叶窗上,这世间只有两个人存在,窗台上有只有粉红色的花。

屋外什么样子呢?也许满地枯黄积水,黏在窗上的水珠滚落,和遥渺的、好像根本不存在的有轨电车叮叮咣咣的俯冲下坡道。也许人们的衣袖匆匆擦过,也许霓虹灯火归于无尽黑暗。

——他是被汽笛声吵醒的。

应该多睡一会儿的。张若昀想。但雨似乎已经完全笼罩了城市,寒冷一点点攀上脖颈,他将毯子拉到自己与陈若轩肩头,然后四肢交缠,无视对方并不用力的挣扎将他紧紧扣在自己怀里。

“早啊。”

张若昀玩笑了一句。热气喷在陈若轩鼻尖,弄的他在眼尾晕出细小的笑纹。

那笑里,有什么让张若昀觉得满心欢喜的东西。

糖吗?
牛奶吗?

是什么。总觉得牙疼。

陈若轩的呼吸还是沉睡的节奏,仿佛下一秒又要赴会周公。张若昀于是又躺下,肩膀并着肩膀,有一搭没一搭与他讲话:
两人从工作时太过入戏丢脸的哭了很久说起;又讲巴黎晨间忽有阳光穿透浓密云层裂隙的豁朗;讲对方不曾见过的月亮;讲下一部戏里的微妙又羞耻的台词,讲不曾与彼此分享的任何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
讲来讲去,也许开始时真是要讲些什么,现在也忘得一干二净。像是隔了玻璃。明明近在咫尺,又不很真切。

——又响起来了,那长而尖锐的声音。

只好将自己的唇齿与对方的舌尖搅在一起。

张若昀懒得睁眼,就这样来来回回,胡乱的用嘴去寻陈若轩。

先碰到的是脸颊。
软乎乎,还有一丝烫。张若昀顺着咬,湿漉漉的痕迹一路到嘴巴,陈若轩被嘴上一块滑来滑去的舌头弄的痒,嗯嗯唔唔了半天,最终一口咬上。胡闹一番,两个人欲念未有,房间里的静谧倒全被傻笑打乱了。

——果然还是觉得很奇怪。那凭空响起的汽笛声。

陈若轩的手贴着张若昀的脖后的皮肤,迷迷糊糊的想。



「你喜歡我有多少?」
「就像午夜的汽笛聲那麼多。」

评论 ( 6 )
热度 ( 59 )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