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BLue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唐沣】一场

1.不了解原剧剧情——没看过。
2.青梅竹马设定。平行世界,两人属于彼此。
3.抛砖引太太!

PS如果我写张显宗/唐山海/慕容沣的pwp,有人会打我么……
顺便求看过原剧的讲解TWT

如下

01

春寒料峭。

慕容沣的马儿踩着新冒的青茬过来时,唐山海刚练完两枪,枪口还烫,后坐力震得他手臂发麻。

山上风大,吹得唐山海衣袂乱飞。

他抬头看慕容沣。

那人的马儿不太听话,立在花间左左右右的踏步子。

白白的杏枝上含了骨朵儿,桃瓣还未晕出颜色。天地间,一切都是极淡的颜色,只有马上那人,水亮的鹤红色大氅被风吹得鼓胀,衬得脸庞细腻软白,姑娘家似的,看得唐山海竟有些痴了。

那时他十五岁,鲜衣怒马的少年郎模样。眼眸里大抵总是闪着些寒天儿里孤星的光芒。不知天高地厚,更不知愁滋味。

马上人无措又好似不虞在外人面前失面子,眼睛忽的一闭就从马上翻下来。这一翻,结结实实的撞进唐山海怀里。

说来好笑,唐山海离他有段距离,又是并不相识的人。也不知怎么竟吓得脑子一白,丢了枪便扑上去接住了对方,把他牢牢的护在怀里——

——他没有想到,这一护,便护了他的一生。

02

唐山海调来第二个礼拜慕容沣才找来,他偷偷摸摸的溜着特务处的墙根走,真跟做贼似的。

唐山海那会儿就在门口,正要和自己的“娇妻”在众人面前演出举案齐眉的戏码,就看见那小子悄默默的贼样子。

正是夏秋交替的时候,叶子都卷着个黄边儿,风一吹,哗啦啦的在慕容沣头上响,把慕容沣吓得直起了身子。

他被吓一跳的样子可真是太好玩了,唐山海隔着层层叠叠爬山虎的一瞥就没把眼睛收回来,本应去抚妻子脸的手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陈深的肩膀上。“陈队长。多谢。”

“呃?哦,不谢不谢。”陈深仿佛吃了什么不干净东西的表情唐山海没看见。他心里早开了花儿,面儿上还正正经经的点头:“有点儿东西忘家了,我去去就来。”

话罢状似无意瞥了瞥慕容沣,结果那傻子,瞬间就转身对着墙猛看,手指还扭捏的绞在背后。

唐山海转身走起来还是他的风度翩翩,嘴角却勾起一个“不唐山海”的弧度。

上海的街道熙熙攘攘,他穿过人潮,却满心满眼都是他的慕容沣。

竟然真的找到上海来,简直和小时候一样傻嘛——

等等,莫不是我又做梦了?

他停下脚步回头看,结果慕容沣的西装近在眼前,皮靴在他面前一磕,一脸嫌弃道:“你到底跑什么?”

“我没跑。我看见你来挺高兴的。”唐山海前言不搭后语。

“哼。当了特务越来越油嘴滑舌。”

“嗯嗯对。你饿不饿,我请你吃饭吧。”

“我要去上海最好的馆子——”

“都听你的。”

走了一段唐山海才想起来他的身份也许不应该认识慕容沣。

——随便吧。

巴结一下地方军阀怎么了。唐山海为自己的理由感到满意。

03

“再也不见面了?”

“是。”

慕容沣已转了身去,面前一株青杏子,开的花都被雨打的七零八落,几瓣飘到慕容沣肩头。

“我说过要护你一辈子。”

唐山海伸手抚去那花。也许雨天太冷,他手下的慕容沣冻得瑟瑟发抖。

“与我何干。”

无他,再好看的花又如何。唐山海想,零落成泥碾作尘,罢了。

花去。
人去。

“唐山海,从此咱们桥归桥路归路,老死不相往来了。”

无所谓,他心想,两眼盯着慕容沣雨里模糊的背影。

慌说的多真都无所谓。只要他开口,我还在这儿等他。

04

唐山海梦里,千山暮雪,雾霭沉沉。

他看得清慕容沣风中猎猎的大氅,看得清慕容沣眼底的笑,脸上还有婴儿肥,看起来傻死了。他捏捏慕容沣的脸:

“还走吗?”
“不了。”

如果不是眼泪流得太多——他会笑。

“不许再赶我走。”
“嗯。”
“不许再说不喜欢我。”
“嗯。”

他梗了一会儿,摸摸慕容沣的脸:“疼吗?”

“没有。”慕容沣在唐山海怀里努力扯一个笑:“我欢喜你,之前我都是诓你的,别生我气,好不好?”

05

梦里唐山海也不会骗人。

慕容沣的血融在雪里,他没等到那个好。







评论 ( 12 )
热度 ( 38 )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