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BLue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唐沣】山海

1.就是个段子。文笔渣。

2.麻雀只看了3集,另外那部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OOC已达成,吃这对的请我和讨论哭唧唧

3.平行世界,他们属于彼此。

正文

“以前我只想你死,可现在我只要你把唐山海还我——”

月凉如水。

上海二月的天,河面儿上的风呼呼的狠劲儿刮着,挂在树枝上的冰溜磕在一块儿,叮叮当响在浓稠的夜里。慕容沣在树底下站着,被吹得眼眶通红。陈深何其无辜,一路哼哧哼哧跟着慕容沣过来的。

冷啊。他跺跺脚。真他//妈冷。

“是啊,你还不了,因为他没了,因为你没的,但我还不能杀你,唐山海会不高兴,那个孙子,活着不让我高兴,死了也不让我顺心,孙子!孙子!孙子!”

这大半夜的,骂谁呢。

陈深皱眉,又抬手灌酒。太冷了,只能喝酒取暖。他穿着西装西裤一表人渣,早被冻的涕泗横流,耳际河风肆虐,慕容沣喊得什么他也听不真切,只是身边人那模样也太凄惨,剜了心似的,看的人都觉得疼。

偏生慕容沣不落泪,就是脸都拧在一块儿,眼眶子上亮晃晃的像天上那月亮,他不哭,就是憋着气儿在河边一通乱骂。

窝囊。陈深翻个白眼。不知在骂谁。

“糖、糖堆,糖堆!你、你个混蛋!你不要我了,你不要我了,你.......你怎么能,你怎么能......唐.....山海.........山海.........山海........”

陈深摔了瓶子。白酒就是带劲儿,连瓶子碎掉的声音都那么牛///逼。玻璃渣在地上晃了又晃,带一缕月光,晃的陈深眼睛疼,他终于正眼去瞧慕容沣,就躺在那玻璃旁边,眼闭的死紧,要逼回眼泪似的。

傻子。陈深想,你眼泪早流出来了。

*

人是慕容沣自己捉的。

太安静,太隐蔽,过程又那么漫长。到了人真的死了那天,才让陈深在发现了挂在城墙上面的烂人头。

战友之仇、同盟之恨,以陈深的势力、人脉、权力,慕容沣知道他有能力也有意愿替唐山海报——但慕容沣就是觉得别扭。

他这个人,作惯了慕容家的少爷,一辈子都是要风得风要的雨:欢喜的就抢来,杀人就一刀了断,连喜欢男人这档子事儿,都能磕头磕的让慕容老爷子点头。

但这辈子,他就栽到唐山海这儿了。

他欢喜唐山海,抢不来;杀他,又不忍心;他差点儿被老爷子断了腿,他却用一句「不能」轻轻松松就把慕容沣堵了回去。

唐山海,不能你早点儿说行不行?等着我从树顶上捉鸟摔下来你就不偏不倚的接住了才说?等着我差点儿被一枪打死你就先照着我脸上来了一拳又使劲把我亲完了才说?等着......等着你说完稀罕我、等着你好好儿的剿匪却抢走了我的马才要让我不痛快?

他阖上眼。

没有泪。

“山海,你看,我没变。我想得到的东西,总是会得到的。”

山海,你看,我这一辈子除了你,还有什么没得到过。


评论
热度 ( 33 )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