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BLue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我之于死亡

【主要角色死亡注意】
没有文笔。
2014!Dean相关
Frehley是Sam的假名之一。Father Frehley:)我没有想暗示什么。

「他是在這兒死的。」

他突然停下来,把一处空地指给Frehley。

那时新月正要升起,街角的小花园里,只有玫瑰在空气中簌簌。

“他是在这儿死的。”

他又说了一遍,语气虔诚的好像咏诵神圣的咒语。

「什麼?」Frehley不明白。他被那些花吸引了,空氣里瀰漫著花朵新生和死亡的味道,他只是一個見習死神,單是這個就足夠令他著迷了。

「就是你很感興趣的那個人類。」

「Dean·Winchster。他死在這裡。」

他不厭其煩的又重復了一遍人類的死訊,那聲音在無人的街道上沒有留下任何痕跡,不比一段香味有存在感,更不會有人因他輕易在公共場合談論生死而感到冒犯。

但Frehley卻感到一陣莫名的憤怒,Dean·Winchester是阻止天启的英雄。你没资格这么说好像他是个什么普通人。

「我沒有對「他」感興趣。」Frehley說。

「但是你對他的「死」感興趣。」他說:「有人告訴你你的小癖好對死神來說也挺奇怪的嗎?」



他走過去坐在那張椅背邊擠滿花苞的長椅。

Frehley並沒有因為想要討好上司而多看它們幾眼,他不在意這個。

死神不会在意。

花瓣的顏色也好,香氣、或者是與之搭配的風景——這一切——隨便什麼,这是Winchester看到的风景。

色塊。玫瑰。幻覺。死前他都看到了什么?想了什麼?说些什么?他疼嗎?疼嗎?很疼嗎?

「Dean——」


「你看,就是這兒。他倒下去的地方。」

「甚至都沒有躲一下——刀子扎在他身上——然後,噗——你懂的,他是失血過多死的。」

「誰會救?上帝都拋棄了Winchester。」

「是的——什麼?不!當然不!他根本不是個英雄——這,夥計,我不是非要跟你唱反調,你真該看看他是怎麼打最後一仗的。」

「你知道他對付的是誰。我不想說這個名字。」

「槍?刀子?聖水?不,一個也沒拿。」

「從開始就放棄了吧。」

「根本沒下狠手,尤其是那個醜死了的上帝信物飛出來之後。」

「腿被弄断了所以站不起来。」

「贏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判斷這個。天启是没发生,但……」

「都哭失聲了,下半身全是他哥哥的血。被控制了那么久居然自己清醒了,还偏偏是那种时候……醒来就崩溃了。」

「被一個天使拖走了吧?没人在意这个。」

「瘋了還是死了?不知道。」



Dean看到路西法。
Dean聞到血和玫瑰味。
Dean很疼。

他肯定很疼。他的腿断了,还在流血,他肯定疼的要流眼淚。但是Dean想到了什麼呢?又说了什麼?

Sa——Sam——Come back——pl——

Come here you little bitch。

有個身影浮現在Frehley腦海,就这么远远站着敞开怀抱,帶著無奈的表情和嫌棄的語調,但他分明看到——那微笑——啊啊——

Frehley想到了。



玫瑰色的街道上,黎明撕扯夜空。

Dean在想他的小弟弟。

就像他之前做過的無數遍那樣。

Fin

评论 ( 4 )
热度 ( 3 )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