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BLue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盾冬】Winter Soldier Needs A Break

Summary:他们在飞去西伯利亚的途中什么都没做。

【队3剧透注意】

史蒂夫的手触到冬兵的头发时,他醒了。不很激烈的醒来,眼睛迷糊的眨着,喉咙里挤出几声咕噜。

 

“巴克?”史蒂夫把手收回去一点:“抱歉把你吵醒了。”

 

飞机正平稳的进行自动飞行模式,暗色的云在窗外翻滚,光线宛如被蛛网卷携黏连,室内只有风刷过机翼发出嘶嘶声,暖风在机舱里流动,操作台信号灯不时闪烁。

 

史蒂夫坐在冬兵旁边,既不在看书,也不在画画。他什么都没做。

 

冬兵抓住那只正要离开的手。

 

“我做了一个噩梦。”冬兵说,表情好像他又回到那个什么都不记得的寒冬战士,那个他问皮克斯:“桥上那个人,他是谁?”

 

我认识他。

 

史蒂夫的手一瞬间收紧了,冬兵感觉到。只有那么一瞬间,冬兵没有回头,但他感觉到史蒂夫在调整呼吸,让它平静、稳定。

 

然后他开口说:“那不是你的——”

 

“那是。”冬兵严肃的打断他,扭过头对史蒂夫说:“我为了一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到处打架,那的确是我的错。”

 

“什——么?”

 

“哦别,现在你的脸看起来像你以前画的马戏团猴子。”冬兵嘲笑他,但他喜欢看史蒂夫的蓝眼睛里含混着一些有趣的情绪,那些蓝色流淌在冬兵的眼睛里,让他想要尽力去读懂自己一闪而逝的感觉。

 

“Come on Bucky。”美国队长也笑了,下巴紧绷的线条放松,脸上发出熠熠的光彩。那些光彩同样也照亮了冬兵。

 

“我什么都想起来了。”冬兵说:“那意味着——”

 

他记得巴恩斯吃掉了史蒂夫的写生材料中士一枪打中美国队长左手边敌人冬日战士被美国队长打落了面罩后慌乱的逃跑以及九头蛇的武器每次模糊的想起那个蓝色的影子时,洗脑所引发的疼痛。

 

他记起了关于巴克詹姆斯巴恩斯中士的一切,但直到最近的某个瞬间,他才意识到巴恩斯的一切为他所有了。

混乱席卷了他。

他知道记忆里那个人就是自己,但脑海中的图像总像一场过于真实的幻觉。他学着巴恩斯的样子生活,比如在挑选街对面李子的时候用柔软的语调,付钱的时候再报以微笑,扮演一个不是他的他。冬兵可以看出人们对巴恩斯的善意,但对自己呢?他不确定,直到史蒂夫再一次找到他。

 

然后就像他期望的那样,拉住他,抚平他的毛边儿然后告诉他:“你值得拥有一切。”

 

因为你是巴基。

 

所以你不必为任何事改变自己,你既不是没有灵魂的武器也不是谁的替代品,你是美国队长的挚友、保护者、爱人。

 

你是他的小鹿仔。

 

冬兵再一次收紧抓住紧史蒂夫的手。

 

“嘿,巴基。”史蒂夫站了起来,走到巴恩斯面前蹲下:“不论你要说什么——就只是记得——”

 

“我会抓住你。永远都会——我保证。”

 

“但是现在,”史蒂夫微笑:“你需要再睡一觉。向我保证你会做个好梦。”

 

巴基真的想说很多事。

 

他想说的太多了以至于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就只是任史蒂夫拍了拍他的肩膀,感受着对方干燥温暖的手掌然后慢慢睡去。

 

就像美国队长所希望的,他做了一个有史蒂夫的梦。

Fin

评论
热度 ( 20 )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