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BLue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二月红/吴老狗】牵丝戏

二月红/吴老狗

戏子/乞丐

AU

最初,二月红家的只是赏了口饭给一群叫花,吴老狗在其中。后来,别的叫花往别处讨饭去,他便一人赖在二月红的戏台门前。白天在门边歇着,到晌午,听戏的一个个来了,他就缩的远点,眼不乱瞥,定定坐那听戏。戏园看他是个实相的,有一口剩饭就给一口,一来二去,吴老狗也乐得,便把那当他住处了。

时间一长,吴老狗就懂得多了,但他没见过一场戏,也不知是怎么唱演,只当和大桥上演木偶戏的一样,要人牵着木偶戏耍。

只是在大桥上看的都是穷家,这里则是富人。吴老狗懂了,原来大家都是喜欢看娃娃的。

一次中场,二月红早早下场回府,出园门见一人胡乱哼哼着方才的戏,询问下人得知其中的缘故,便上前问他是否读书、是否识字,吴老狗识得这声音,只答不曾。二月红又问戏班还缺个看门的,可愿意跟着。吴老狗愣了一瞬,回过神只管磕头,学着戏里唱词说大爷愿意赏饭,小的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二月红又问他名字,他答吴老狗。二月红点头,以后只管叫小吴吧,老刘带去歇着。吴老狗应了,又磕头,才起身要走。二月红看他背影,又叫住他。吴老狗回身要问,二月红先开了口,不是嫌你名字腌臢,以后,还是叫原来的名字吧。

吴老狗眼睛都瞪大了,狠劲朝二月红又是点头又是傻笑。二月红未语,看他点点头,上了轿辇走了。

那月牙色的长衫水似的晃进轿子,不知怎么弄的吴老狗的心都跟着摇晃起来。

等吴老狗跟老刘进了戏园子,先入眼的就是云霞似的粉山桃,堆叠其后的是两株金合欢,他听闻这花是张启山为讨好二月红,特意从北方连根拔起赶在二月红寿辰时送来,二月红见了,果然十分欢喜,栽在戏园子里工供自己赏玩的。

他仰着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夏风吹过,合欢便飘飘扬扬的落了下来,那景是真美,数不清的紫花上隐隐浮着银边,柔软的伸展着,有些飘到吴老狗的眼皮,细小的绒毛扫过皮肤,他就觉得痒,抬手一个劲揉眼睛,另一只眼睛却还贪看。

八仙桌。酸枝椅。琉璃瓦。青石砖。月亮沉在水底又流过戏台,一切都被洗的发亮。

他单看这些东西就觉得欢喜,要是他也得了,不得高兴疯吗,吴老狗想到这,又抬头看天上那脑袋大的银盘,心叹这便足了。

这空档,老刘带着吴老狗已到了卧房。见吴老狗胡乱的挠脸还当是他太久没洗澡痒的,本来要走又把烧水的地方给他交待了一番才离去。

吴老狗又是深深一拜,送走了老刘。

一切妥当,吴老狗借着月光看,屋内是新粉的白墙,中间陈设一床一椅一桌一柜:床上一套被褥,桌上一只壶一盏杯,椅背上耷着玄色布衣,柜上则放着一排未燃的红蜡。

吴老狗点了蜡,暖光就在屋内晕开。他出门打了水,用冷水搓了身体后拉好被子一头倒在床上。

虽是夏被,实心的棉花盖在身上还是很沉,翻身时间闻细微的吱呀声。他闻着棉被里的潮气睡熟了,或许还梦到了一片月白色的清辉。

未完

结:这cp到底该怎么叫.....怎么打都有点怪......文还挺......慢热的,希望我可以把它填完【微笑

评论 ( 7 )
热度 ( 9 )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