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BLue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DS】两次Dean擦去Sam的眼泪,一次他没有

梗=_=【好啦我就是写不出正文
刺客信條1AU
這幾次大致对应了原剧的几个时期,更多是Sam的想法,所以Dean并没有冷漠只是我没有写......
正文

第一次

躲过沿路虎视眈眈的士兵,Dean把Sam夹在胳膊下面冲向瞭望塔“sammy,”Dean快速侧过头对Sam说:“不想爬了就告诉我,别逞强。”

从海洋涌向大陆的风呼呼刮过Sam的脸颊,咸腥味裹住他的鼻子和他的眼睛,Sam被Dean摇的说不出话,只能艰难的对他哥哥点点头。

到达塔底时Dean把他放在阴影里,Sam祈祷Dean不要发现他的红红的眼眶。不管Dean选择嘲笑还是安慰他,这都不是他想要的,他能完成测试就像John所期望的(其实Sam不确定,两件事都不能确定)。

而事实上,Dean都没怎么看他。一路上Dean的绿眼睛不断在起伏的山峦和腾起的沙石间流转,似乎一点儿都不担心Sam。至于刚才那句话,那是他们这次旅行唯一的交谈。

“你能搞定。”Dean一定误解了自己被风吹红的眼睛。他抓住Sam瘦小的肩膀用力的摇了一下而Sam几乎是下意识的咳了起来。

该死的他现在这样又是搞什么?!他咳的停不下来,这根本就是告诉Dean他弟弟是个体弱多病连一点点风都受不了的软蛋!Dean会告诉父亲Sam不能做这个,然后他就会失去站在他们身边的资格永远的失去......“嘿sam,sam!”Dean又摇了Sam一下,他的目光坚定的锁着Sam:“看着我,你能做到的好吗,你是个温彻斯特,你能做到就像我和爸爸都能。”

Sam看向Dean。

Sam的手在空中摆荡时他本人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Dean在Sam坠下瞭望塔的瞬间抓住他一起跳下去。

“Sam!”Dean喊道:“信仰之跃!姿势!姿势!”

Sam在空气挣扎着调整姿势,尽最大的努力靠近草垛方向。这很危险而且跳跃的起始点在中途,要做到标准姿势太困难了。

“Dean!我不确——”

在接近地面前的一段距离,Sam被Dean使劲拽进怀里,他们不太准确的的掉进草垛,Sam听到Dean在落进它的瞬间发出一声闷哼。

Sam被冲力弄的有点晕乎乎的,趴在草垛里好一会才有力气起来。而Dean一只手把Sam按住,谨防他贸然冲出去,另一只手则在Sam面前晃来晃去:“Sam?这是几?你能数清吗?”

“呃,三?”

Dean松了口气。

他们在草垛里等了一会才出来,看守已经转到另一边去了。Dean抱着Sam坐上早就等在那的英帕拉——Dean最喜欢的一匹黑马,赶在看守转回来之前飞奔而去。

等到他们已经把追兵甩远了,英帕拉慢下来,一切都慢下来,Sam的脉搏,山道上女人的哼歌声还有Dean的心跳。Dean 和Sam坐在马上慢悠悠的摇晃,玫瑰色的晚霞披拂在远处的山峦。Dean把Sam头毛上的杂草都弄掉,等他扳过Sam的脸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擦伤之类时才发现Sam的眼泪和鼻涕已经糊了一脸。

“你做的很好Sammy。”Dean对Sam说:“爸爸会为你骄傲。”

“像你那么好?”

Dean笑起来:“你就像个白衣刺客那么好,伙计。”

Dean用袖子把Sam的脸擦干净,灰色的袖口被泪渍晕深了一块。Sam把脸扭回去不说话了,那种难以言喻的兴奋与紧张褪去了,他感到安全和满足,放松下的心情让他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整个的窝在Dean怀里。

第二次

十字雕塑的一角被Sam白色的披风遮住了一角。

还有一会儿,他就要作为被选中的祭品献给神明——坠入深海。

广场上人那么多,他们穿着金红色的外袍,走路时把下巴抬的那么高,他们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好像来年的风调雨顺对他们也不那么重要。

一切是那么靜只有那些美丽的金饰被风吹的叮当作响,Sam在屋顶听着,他什么也做不了,他什么也不愿意想。

自我牺牲也无法弥补Sam所犯的错,他又有什么资格抱怨早该来临的死亡。在师傅念出自己名字的瞬间,Sam竟松了口气——是我,这很好。

他站的太高了。这不免让他想起和Dean在一起时,那些为谁爬瞭望塔而吵闹的日子,那些飞奔在一座又一座城池的屋脊上的日子——

——很糟糕。Sam草草写下结语,阻止自己继续想象。

他们俩不应该这样,不容许任何一方的逃离,兄弟不会这么做,起码一般的兄弟不会。

于是Sam决定离开。以这种方式。

上空很好,鸟儿就在Sam脚下飞翔。他曾经很羡慕这些有翅膀的小东西,现在他有机会变成它们——在死后。

Sam不想哭但眼泪还是流下来。

他在模糊的水汽里看见Dean。

人群里Dean也抬头看Sam。

以他白色的长袍为起点,那一大片金红色被剪开口,颜色快速的流动像是湍急的河流。Sam被某种感情击中了。Dean要杀了他们所有人。Sam想,Dean会杀了他们所有人的。

而Dean只是想斩出一条通向房顶的路——哦,只是,很碰巧,那群倒霉鬼都隶属于Sam所在的学者组织而已。

他两三步爬上去解开绑住Sam的绳子。

Sam看着他没动。

Dean觉得他弟弟不管过多少年只要被吓就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他略一思考,伸手用力捏住Sam的脸颊,摆出一副严肃的大哥样。

“我的剑与你同在,傻妹妹。”

Sam本该对Dean摆出bitch face的但是他没有,Sam本该再次逃走的但是他没有。他只是停在了Dean身边,再一次的。

最后一次

Dean发疯了。
Sam不愿意杀他但总有人愿意,Dean倒下的时候头重重的磕在冰凉的石板上。Dean疯了所以伤口不让他感到疼,Sam拼命按住Dean的伤口但血还是不断从Dean腹部冒出来,Sam的眼泪像Dean的血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而Dean摸着Sam的头发说你和我弟弟有一样柔软的棕发,说他弟弟是个聪明的小男孩,说如果他见到他弟弟了告诉他我为你骄傲。

Sam的眼泪掉在Dean沾血的袖口上,他将Dean扛在肩上告诉他不要睡过去不要离我而去。Dean只是在凑近他弟弟的脸颊时神秘的微笑:“那个小傻瓜,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在乎他。”

“他不会知道了。”Dean小声的喘息,手指上的血蹭在Sam脸上,Sam没有听到,他没有停下脚步,他不能失去Dean绝不能——“Sam,”Dean说:“let me go。”

Sam的眼泪在眼眶里摇摇欲坠。

“你不再需要我了sammy。”
“我的剑与你同在傻妹妹。”

眼前的Dean和五年前的Dean重合。

“答应我——”

迎着一轮的浅橘色的圆晕,新的一天开始了。Sam的眼睛被耀眼的光线刺痛流泪,而Dean没有为他擦去。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