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BLue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峰宇】果实

非常短
大概就是小马傲娇起来的样子吧(・ω・)ノ
政委存在感弱
就是我想要表达的吧⬇️

【或许我的心包有一层硬壳,能破壳而入的东西是极其有限的。所以我才不能对人一往情深——村上春树】

是远处漆色的鸟居。

在轻回慢转的和式檐廊间,冬日里细碎的光的碎屑混合着某种单瓣的花朵在空中轻而缓的盘旋着。马天宇盯着那处看了一会,仿佛连带着他的思绪也逐渐放慢。

他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那里,在澄澈到不现实的天空的蓝,或是侍女开着绣球花的艳丽的羽织——他恨恨的盯着看,希望自己不再去想那个人。

一件难事。马天宇苦恼的垂下眼眸。

或许他真的是肤浅。数日不见,时刻浮现在他脑中的却只是那张过分好看的脸,平日里烂白的玩笑、幼稚的打闹,甚至是倚在他身旁的触感此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那张脸、那个身形,站在光影交错的树荫底下,侧着头,看他。

犯规。他撇撇嘴巴。

远处的庭院里飘着晾晒的衣衫,在日光下熨烫妥帖。有皂角的香味传来,光影流转,一点点压过和服,一抬眼,那人却已贴着他的身侧坐下。

“哎,滚边,地方那么大干嘛挤我?”

那人却没答,径自坐着,两条腿还不安份的晃荡。

“行行行,你爱坐哪就坐吧。”他无奈撇头,嘴却勾起。“怎么,挨我这么近……”

“想你了呗。”那人的腿不重不轻的碰了碰他的。

“想我?都想我了那你怎么不亲亲我抱抱我?”回碰。

“你又开玩笑。”再碰。

这下安静了。

被光照到的地方还带点温度,风一吹却连这点温度也带走。马天宇把脑袋垂下来,腿有一下没一下的晃。

“哎,峰峰啊。”

有点糟。

“咋啦?”

“…我要说这回,不开玩笑呢?”

有点糟有点糟有点糟——不过算了。

他顺着那人揽着他的腰的力量凑过去。

歌德说有的人不犯错误,那是因为他从来不去做任何值得做的事。

错误正是使人显得真正可爱的东西。

而且现在。

仿佛上一刻冬日里那破碎的光斑已随着风与花飘走了,廊外随风簌簌而响的只有未放的月见与未融的冬雪。 那人的嘴裹着他的,像是咬开某种炽热而甜蜜的果实。而那果实,在与心交融的瞬间——

才不是错呢。

马天宇想着,又狠狠的在李易峰的嘴上咬了一口。

评论 ( 3 )
热度 ( 27 )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