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BLue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苏兰】忘川

在B站撸了许多BE后产物(=゚ω゚)ノ
第一人称方沁,故事背景是古剑结局,晴雪邀方家三口来幽都玩的故事...
最后请不要打脸(●°u°●) 」



 仿佛被人涂了不匀的墨,又在那颜色间缀几颗星,百里屠苏的世界里总是没有过多的色彩。所以那兰花——即使是颓败的,于他,意义也非同一般。我来时,他没有发现有谁靠近,只看着花,就好像那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他的花。

 我想那花是他前世的恋人,在三途川兜转百年只为找到他。最后他找到了,阎罗的小鬼却也找到了这不安分的荒魂,锁着他灌了黄汤又入了轮回,变成一朵濒死的君子兰,再等良人归。

但这故事实在与琴川沿街贩卖的十文钱小人书没两样,我立马断了这个念头。

“大哥哥,这花是你喜欢的人吗。”

良久,百里屠苏也未吐一字。他用指尖拂去花瓣上的尘,动作轻而缓,看起来就像每日爹给娘画眉那般温柔,我笃定自己的想法,并怀疑他是不是专注到根本没听见我说话。

花上露水仿佛过电的一阵轻颤,扑梭梭尽数掉落。而花的颜色也从雨过天青的润泽,变为一种更为沉稳、更为深涩的青。我看到百里屠苏的眉蹙,又很快消失在浓稠的夜里,无法捕捉。

他抬头看我,表情依旧没什么变化。

我不知道。

他垂下眼,手指离开花瓣。

前世的记忆,我大都遗忘了。

他的手垂下来,忽而又站起来,目光停驻在空中飞逝的忘川。

我喜欢的人......

他喃喃。

生前我也有喜欢的人吗?

“爹说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遇到我娘了,你前世肯定也有这样的人,要不...要不这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呀?”

我实在没词了,恨自己从前怎么不多看点书,现在想引经据典了,还只能说个慌把爹和娘扯进来。

现在想想,爹从来不和娘说这种肉麻的话。

乐趣?

他闭眼。

也许...也许真的有这么一个人,有时我也会想起他,但我的记忆总是很短暂...我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如我记忆里的那般,就连他是不是真的存在我也不确定...他总是对着我,或喜或嗔,他有时也会哭,每次他一哭,我就会叫另一个人去安慰他,因为我...笨嘴拙舌的,看他一哭就什么也说不出,只想把他抱在怀里,但我不能,我们...不能。

他陪我、顾我,每天都要粘我。我们经历、走过,即便再危险,他也从不舍下我一人。而我......

他的眼睁开,眸中水光微动。

终是负了他。

幽都的河日夜川流。站在忘川蒿里抬头看去,茂密的蒿草间是层叠恸哭的魂,一望无际在河中翻滚的蓝色波浪,静谧到压抑的阴冷空气。

爹抱着我往幽都最热闹繁华的街巷走去,娘摇摇我的手问我要不要吃捏糖人,晴雪姑姑的脸上是久违的笑意,仿佛连空中不断奔流的忘川也染了喜气——

只有他。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离开他的花。就在我趴在爹的怀里,努力抬手想要向他告别的时候——他在哭。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在哭。双手不断的拍打着什么,不断的在喊什么。他似乎很开心,努力的对我做口型,他说他找到了。但我听不到,我什么也听不到,只能看他一次次的撞着空气然后又被反弹回去,看他脸上的欣喜一点点变成疑惑,直到最后成了绝望。

他不再拍打什么,也不再朝我喊了。

他停下来,望着我,然后隔着几尺的距离,伸出手,手指微动,好像在抚谁的脸颊。

最后,连他衣袂上暗红色的滚边我也看不见了,只能看到他的嘴动了动,似乎在说兰生。

兰生。

那是爹的名字。















评论 ( 7 )
热度 ( 15 )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