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BLue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余秋】很多次耿耿是路人,还有一次她是主角

给狸太的不好磕换粮♡

学校要办诗歌朗诵比赛,秋水作为整个高二公认文学造诣最高的语文老师,被拉去做指导老师似乎也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关键是哪个班能拉来呢?耿耿决定拉着余淮去碰碰运气。

秋水懒懒道,“余淮同学提议的?”

耿耿觉得这事有门,一掌拍在余淮背上,余淮一个踉跄,小腿碰到秋水的皮鞋。

“呃,啊,对。”好像一遇到他,余淮那张能气死英语老师的嘴就丢了舌头。

秋水又笑,伸出舌头湿润干燥的下唇,翘着的二郎腿左边换成右边,手指摩挲下巴,“你们念什么呀。”

“《致橡树》。”

“哦,马上要学的。”

“对,我们觉得这样更能引起全校同学们的共鸣。”

“挺好,又是余淮的意思?”秋水看耿耿,小姑娘卡了下,猛地点点头,心想余淮到底哪里惹了这个新来的语文老师。

“没事,没事,我就问问,给咱们班集体争光的事我怎么能推脱呢。”秋水笑眯眯道,“你说是吧,余淮同学?”

周五放学铃响,秋水准时提着手提包往出走,此时夕阳正好,三三两两的学生围在校门口的小商店买零食,热闹拥挤,五班的耿耿同学似乎也在里面,身形灵活,很快从里面拿出两只冰棍分一根给在外面等她的余淮。

秋水自认体力与那正值青春的小孩没得比,打消挤进去买个冰棍嘬的小心愿,过街去停车场开车回家。

“秋水老师!秋水老师!”

少年紧张的拽住秋水,自行车忘了扶,砰一下倒在地上。

秋水回头,此刻余淮的侧脸有夕阳的暖光,眼神明亮湿润。在这个距离,秋水才发觉余淮前额一小缕头发以微妙的角度翘起,正如本尊的表情,稚嫩的情绪隐藏。

槽糕到一眼看穿的那种。

余淮弯腰扶车,手里一根冰棍拿的歪歪扭扭,另一手不忘抓着秋水的袖子,动作乱七八糟,脱口而出的句子也乱七八糟,起身时差点撞翻秋水。

“余淮同学有事?”

余淮点头又摇头,等了半刻,秋水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没有任何建树。终于他咬咬牙,“能不能,不在这说。”

秋水不是故意的,他就是喜欢看余淮无奈又挫败的样子。

“老师请你们喝东西啊。”秋水指指对街的车,顺带邀请了一脸不懂的耿耿。

余淮坐在副驾胡思乱想。

诸如曾听耿耿说过副驾和后座左右分别的所属者,其他是没记住,车底的阿杜和车顶的阿三倒是一清二楚,想到这,他又想笑,噗的一声出来,正对上驾驶的秋水的目光,脸比刚才鼓起勇气叫住他更红。

高峰期路况不好,秋水走走停停很是专注,急刹车也踩了不少。余淮在副驾偷瞄老师,山是眉峰聚,水是眼波横,西沉的落日正对他们那方向,秋水放遮光板,眼下着了红,平白透出几分令余淮难以准确形容的感觉。

“很快就到,别着急。”

“……也没着急。”余淮急着扭头看风景,没留意被光线照的发红的耳尖。

这孩子胆儿也忒小了。秋水思忖。和老师共处一室还不敢目光对视的吗。

余淮的确不如秋水大胆。

他记得那书他买到就丢进包里,一路骑行回家,好像做了贼,偷香窃玉那种。余妈有事,今天晚些回来,饭在桌上等他热,可他有更为炙热的东西等他开启,所以那饭连看也没看一眼。

秋水的笔名就是秋水,连扉页上签名都和签在余淮检讨书上的字一模一样。想到这,余淮脸又红了,口干舌燥,水也解不了的热。

其实没什么意思。读者和作者相遇相知的戏码小说里都写烂了,但余淮一直不相信那句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于是现实很快给了他一拳:谁规定写手不能做老师的。

就是成人读物写手也有做老师的权利啊。

余淮不知道该从哪里后悔。是不该翻开秋水的书,不该心血来潮去了签售会,还是不该小狗崽似的从此再也没错过任何一场签收。

“耿耿,听歌吗?让余淮给你放,我这光碟倒是很多的。”秋水朝后视镜笑,毫无愧疚的指使余淮做他的劳力。

和耿耿挑碟片斗嘴花了点时间,等音乐真播出来,耿耿又开始没话找话,“老师,你知不知道咱们班有好多人喜欢你啊。”

余淮差点心脏骤停。

“哦?我讲课这么好,有人喜欢?”

“哎呀,不是,就是……”耿耿暧昧的笑了下。

秋水瞥了眼余淮,笑道“什么?”

“看,看我干嘛,我不知道。”

“余淮当然不知道啦,他一男的能知道啥。”耿耿一脸嫌弃。

“秋水老师!我特别喜欢你!”

“啊,我看也是,现在的男孩儿太单纯了。”

“我不是作为一个读者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请让我照顾你……请让我和你度过一生。”

“你俩别八卦了!”余淮觉得应该从头开始后悔,最后悔让耿耿上这辆车。

秋水的手没来及从兜里拿出来,表情似有惊惶,比余淮更加无措。

余淮眼角一瞥未收回,秋水暗瞪回去,意思是关上门再收拾你,在主任第一个字蹦出来前开口。

余淮的脸此时显出清晰的五个指印,红且肿,在秋水审视的目光中发烫。主任扭着腰走了,观察敌情的耿耿还在转角传递眼神,余淮却难以回头对她露出一个小菜一碟的笑。

“谁家的姑娘?”余淮猛地抬头,秋水的笑意从眼睛里蔓延出来,正好落他眼睛里。气的他又低下头,看秋水露出脚踝的线条。

画面又好像把他烫了。

“哦,”秋水拖长音,“不是姑娘,那是小子?”

“你——”

“余淮同学,”秋水拍拍余淮的肩膀凑近,少年不自觉退了半步,背抵墙,脸上灼痛感觉加强不止一倍。

“干,干嘛。”

“脸上涂点东西,”秋水漫不经心,“我办公室里有药。”

“老师,刚那女的打的余淮,我都看见了。”耿耿此时赶紧跑出来,“你没事儿吧?”

“余淮同学,课文背会了吗?”

余淮站起来,盯着秋水声音洪亮,“我如果爱你。”

若情感需要,余淮停顿未免太长,耿耿看着余淮,秋水也看余淮,望进少年的眼睛里,继续不动声色。

“我如果爱你,绝不学攀援的凌霄花,接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行了,背的不错。”

秋水表扬得真情实感,嘴唇抿出笑意,慈祥宛如拯救在理科海洋中被语文打翻的小帆船,圣光普照高三五班。

秋水的表扬难得,更别说表扬余淮。有点小得意的坐下,余淮同学尾巴差点翘上天去。

“你对语文什么时候这么上心了?”耿耿拍拍余淮。

“小爷我想做也是可以做好的好吧。”

女孩儿的脸埋在膝上,话肥皂泡似乎的飘进他耳朵里,“余淮,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什么?”

“啊,没什么。”

她能藏住什么秘密呢?她表现的明显吗?余淮能看懂吗?似乎这些问题都不再有意义了。她的肥皂泡被戳破了。

“我这不就,有点好奇。”

“哦,哦。”余淮回过头,目光落在亮着灯的办公室,昏黄色,里面有个身影分明,线条利落,举手投足都落在他眼里。

头上路灯不亮,全靠月晕出影子。秋水似对窗外的视线有所感觉,回过头,余淮来不及反应,目光交错,肥皂泡一路飘到半空,秋水笑了一下,回去继续周旋家长。余淮却仿佛被烫了一下,他捂着嘴,怕心从胸膛跳出来。

耿耿侧头偷偷的看余淮,以前不知道,不懂,不明白的事都豁然开朗,余淮的目光追随谁,她才是最清楚的那个。

她的初恋与暗恋在同一天结束。

评论 ( 6 )
热度 ( 37 )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