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BLue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双北】青玉案

撒参谋/何二月

日常短小没意思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何二月喝完杯里最后一滴酒,便跟着撒参谋匆匆出了宴席。

说是匆匆,其实也没什么急事,何二月一步一顿的搭着扶手下楼,望着撒参谋的背影若有所思。

如撒参谋此刻回头,便能瞧见个英俊清秀的男人俯身看他。那男人身段劲瘦,肩头披着厚大的灰白皮毛,下巴尖裹在里面,本就巴掌大的脸庞又小了几分,又是唇红齿白,未语先含三分情,看得人心醉又心碎。

今日的宴原是给白家的小爷冲喜,随便寻个由头就开了。撒参谋与白家没什么交集,但大帅的二把手总该有表示,就带着何二月来,也没妨碍。

按理,白家这样的场面,是务必请城里最有名的角儿——也就是何二月,来好好唱一趟。偏赶上绍兴一有名的昆曲戏班上京,白家那位爷也不知怎地,改了性儿,硬要听昆曲,逮着好一通白父软磨硬泡。

结果便是何二月便在正月这段日子清闲下来,头一遭在人家的堂会里成了客。

撒参谋出了门,何二月仍在楼梯上。他们来时坐大帅的汽车,放下两人大帅便开了车奔去春雪楼,何二月估摸着撒参谋得往外头走上一会儿才叫车,没想到撒参谋出了门,却突然驻足,一回头,眼睛正对上何二月没来得及撤回的目光。

撒参谋是从没有回头的习惯,何二月也不止一次被他落下。或是人潮攒动的街市,或是锣鼓喧天的堂会,这男人无情的很,何二月也懒得叫他,但走散却是没有过的,撒参谋似乎有信心让何二月找到他,也知道何二月总会来找他,随便站在某处就只是等着,而何二月总归往前走,撒参谋就在灯火阑珊处等着他。

何二月确有一瞬诧异。他与撒参谋相处,倒不觉得他有什么坏心思,只是耿直,有时耿直得让人无语发笑,就比如回头这一说。

这一下回头,何二月便没有再让他等的道理。他从来介意落别人的口实,梨园行当他没什么,别处却总含着十二万分的小心,就与撒参谋这事稀里糊涂的,不像他。

撒参谋没动,目光一路随着何二月下来。他今日为表重视,特意穿了军装,墨黑色,站姿浓入夜色里,极笔挺,像等的是对他极为重要的某人。

何二月走近了,撒参谋才道,“今日搭车回吧,快年关,冷了些。”

何二月自然知道撒参谋是为谁怕的冷,却没点破,眼睛露出点笑,轻轻拉他的手道,“年关冷,撒参谋却热的很。”

撒参谋没说话,反握住何二月的手。那手掌大而宽厚,暖到人心里去了。

 

 

宴上的酒是外国来的葡萄红酒,倒在杯中剔透如玛瑙,味道也是甜甜,酒香却不浓厚。何二月因此多贪了几杯,如今坐在黄包车里,算是吹风醒酒。撒参谋在他身侧,坐姿一如既往,只刚上车时将顶棚拉下来遮住,除此而外再无任何动作。

今日并不是什么大日子,离白家远了些,喧嚣便也渐渐消散,何二月在淡淡的眩晕中听得自己的呼吸与心跳声,似与另一人纠缠在一起,小窄的黄包车隔出半方天地,何二月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只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都落在撒参谋怀里。

“你醉了。”撒参谋将话送入何二月唇齿间。


评论 ( 5 )
热度 ( 45 )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