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BLue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魄魄】画情(上)

——所有的相遇与离别,都像是台上演的戏,今生无缘,来世再报。

 

白逍遥曾见过鬼师妹许多种样子。

鬼师妹此时睡着了。昆仑天穹璀璨的星河映出她的脸庞,乖顺的像只幼兽。白逍遥从前没见过鬼师妹睡着时的样子,不知道原来这个小魔王也可以这样安静,静得好像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此刻就要消散在浓墨的夜色中。

她蹙着眉,嘴唇也紧紧抿着,他无法抚平的,不能,或不敢。

白逍遥轻轻抚过鬼师妹轻颤的睫毛,划过他指尖,轻而痒,却比什么疼痛的伤痕都要让他记忆深刻。

此刻她睡了,她哭了一整天,太累了,所以白逍遥的手拂去鬼师妹眼角的泪,又轻轻整理她一边的头发,丝毫也不怕她醒来。

他怕累了。

他也躲累了。 

落英融入无尽夜色,四周静极,无人无仙无魔,亦无凡间虫鸣寂寂。

白逍遥看着鬼师妹,突然有一个冲动,他想带鬼师妹下凡,他可以很好的保护她,这昆仑墟一千年也不变,太乏味,实在不适合鬼师妹这样一个人。

成仙需断七情六欲,鬼师妹却举手投足皆是情,平白令他意难平。

白逍遥抱起鬼师妹,送她回了房。动作很轻,连呼吸都很轻,像是怕一碰便她碎了。


如果可以,他想,如果可以。

可到底他什么也没做。

他陪鬼师妹百年如何,陪她一夜又如何。

她不想要的。


又一轮月落日出,他该走了。

风花雪月世间万物,它们陪着她就足够。

不需要他。

 

“我走了。”

他说给昆仑无尽的飞红听。

 

 

他收拾好了包袱便走,踏过山门,遇见了乔大侠。

乔大侠问道,“这仙不修了?”

他答,“不修。”

乔大侠又问,“修魔?”

白逍遥笑了,“不敢。”

乔大侠道,“我以为这世上还没有你不敢的事。”

他是说鸡关子和小谷。

白逍遥道,“我不是他,胆小的很。”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他的剑丢在卧房里,莫失莫忘的铃铛也丢在卧房里。他连自己仅有的一点凡心都丢在桃林里了。

白逍遥只是妄想修仙的凡人,来时两手空空,去时也该如此。他的梦该醒了。

“有一日想通,来败月教寻我。”

白逍遥摇摇手,没有回头。

白逍遥不想修仙,更不想修魔。白逍遥只想逍遥。

 

 

白逍遥杀小谷九九八十一世。

加上鸡关子那一世满共八十二世,白逍遥要还的太多。

他年少时并不相信命数,凡尘万千,机缘巧合四字足够解释。

就像白逍遥明明只是个无父无母的凡人,却能在仙门遇见鬼师妹。可原来上天于他,只是那掷瓢的手。

机缘巧合是天,命中注定才是他。

注定鬼师妹爱上何田玉,注定小谷死在自己剑下,注定何田玉会灰飞烟灭,只他爱上鬼师妹这事,是无可解的巧合。

 

驰隙流年,星霜瞬换。白逍遥入凡尘,在山中建了座避雨的茅屋,就这么住了进去。他躲开红尘,却知道自己心中还住着红尘,躲无可躲,欺骗自己而已。

一十五年,他只看一处月圆月缺。

有时他想,他从一座山下来却又上了另一座,岂不是很多此一举很可笑的事情吗?和他从前只要能说两句话绝不多吐一个字的性子差的远了。

从前的事情现在说来,的确不大一样。

白逍遥躺在院中的摇椅上,遥遥望着空中如山峦的浓云,隙间有赤金色的光垂下,很是漂亮。

人人都道昆仑是三界最美的去处,白逍遥却不这样想,鬼师妹总有办法带着她的小师侄溜下山,去看江南的朦月,长安的烟花,洛阳的牡丹与塞北的落日。

只是如今,那些景色在白逍遥脑海中很淡很淡,鬼师妹的倩影却愈发清晰。他这师姑总是跳脱,不像个从小都在修仙的人,倒像从山间跑出的精怪,修成人形,对人间的一切都好奇又喜欢。

 

“你慢点跑。”白逍遥好像说过一千遍这话,可鬼师妹却一次也没听过。

“鬼——”白逍遥喊不住她,只能拉住她的胳膊。

“我想吃那个,我们快点过去!”鬼师妹摇了摇白逍遥手臂,急切的模样。

 鬼师妹从来意识不到她在对师侄撒娇,白逍遥想。

“他跑不了,你还是慢点。”

白逍遥最终也没有拉住鬼师妹的手。他的手掌太凉,怕把鬼师妹冰着了。


远处重山叠嶂如大而厚的积雨云,日光下澈,白逍遥忽又想起,这场景他曾见过。

山名敬亭,据说凡间一诗仙曾为其作诗,流传后世。

鬼师妹拖着还有些没睡醒的白逍遥,一路从昆仑墟后山来。今早白逍遥的剑只砍了四百五十下,远未完成师傅定下的数目,就晕头转向,稀里糊涂的握住了鬼师妹的手,往人间去。

因白逍遥曾是人间的弟子,鬼师妹有什么不懂便去问他。仿佛白逍遥一下成了很博学的人。但白逍遥是很喜欢鬼师妹来问他的,就和凡间的男子总在喜欢的女子面前表现又英勇,又博学,又风度翩翩的心理一样。

只是那时他还不知道。

山中的春,春花烂漫,春风拂过草地与树叶。那一切就变得澄澈,浅浅的青,天空也成浅浅的月白色。天地间鬼师妹着的衣裳就成了最灵动的绿,仿佛是天界掌管春季的仙子,白逍遥却怀疑鬼师妹要比那仙子还要美一些。

她便是春。

吹动了他的凡心。

鬼师妹蹲下去,点点落在面前的小朵白花,问道,“白白,这是什么?”

白逍遥也蹲下,分辨一阵道,“是梨花。”

鬼师妹捡起来嗅了嗅,小瓣的落花味道不重,更不会有昆仑虚那红霞般桃花那样香气浮动,白逍遥正要解释,鬼师妹道,“还蛮好闻的。”

白逍遥一诧,鬼师妹笑嘻嘻地把那朵残花置于掌心,凑到白逍遥鼻下,道,“你仔细闻,甜甜的。”

指尖擦过白逍遥嘴唇,他也低头闻闻,笑道,“很香。”

鬼师妹道,“即使是一朵小花也这么努力的释放香味,人间真有意思。”

接着拉着白逍遥的手腕,笑容扩大几分,道,“白白,谢谢你。”

鬼师妹的脸近在咫尺,明眸善睐,眼中那个白逍遥仿佛被人点了哑穴,脑中却有个声音读诗,大概是诗经的名句,说女子姣好的面容,又或咏颂相思爱慕,他一时无法辨明。

鬼师妹凑近道,“白白,你的脸好红。”

白逍遥找不到辩解的言语,心中一动,两人面前那株半开的梨花便忽然完全绽开了。

他也不知自己哪里学来这样的仙法。

在鬼师妹惊诧的目光中,一树落花如雪,雪无香,花便比雪更胜一筹。

梨花雨微凉,两人站在一片无垠的梨花香中,暗香涌动,白逍遥的心也随着那香气浮沉,鬼师妹惊完便欢喜起来,又是笑又是拉着白逍遥的手转圈。

这下白逍遥没心思去想那句诗了,鬼师妹欢喜,他也莫名其妙跟着欢喜,好像他生了一场病,鬼师妹既是他的药,又是害他生病的因。

 

到崖边已将近黄昏,天色渐晚。往下看,远处城镇也渐渐亮起灯火,渺远仿若仙境,却是个有十足烟火气息的仙境。

鬼师妹拉着白逍遥的手从未松过,她露出一点笑,“真好看。”

白逍遥故意和她唱反调道,“我觉得一般。”

鬼师妹眸中流动着人间的烟火灯河,轻声道,“还不是因为你没事就可以下来捉妖,看习惯就不知道珍惜。”

可无论看你多少次,我都觉得看不够。白逍遥想。

“所以我觉得昆仑虚更好看。”

鬼师妹忽然转过身,一本正经道,“可人间有你。”

因为有你,所以比得过世间一切。

白逍遥装模作样去看那遥遥的红尘,等了片刻,装作不经意的嗯了一声。

他可不想再催开一树梨花。

远处的山如云,天边的云如山。层层叠叠,月盘便悬在山与云上,清皎明亮,任山下红尘如何,山上也只有无垠静寂。鬼师妹在昆仑墟的吵闹似乎留在了昆仑墟,安静的模样倒像个真的仙子。

白逍遥早不再看山下,他盯着鬼师妹的侧脸,半晌道,“师姑。”

“嗯?”

“有机会送你棵梨树,种在你时时能看到的地方。”

 

 

到底白逍遥没能实现他的诺言。

昆仑墟中桃树生长千年,山是适宜桃树生长的山,水是适宜桃树开花的水。于一株梨花十分的不合适,又或许总有小弟子来坏这颗小树苗,不论如何,这树总长不到半年就枯死。

白逍遥觉得古怪,鬼师妹却仿佛忘了这事,再不曾提起。渐渐地,连白逍遥也忘了,时至今日,那霞光披拂的山峦却让他想了起来,不但想起那个诺言,还想起了鬼师妹。

但这很多年里,他到底忘记过鬼师妹吗?

 

 

七十四岁生辰那天,白逍遥忽然发现自己的笑纹变深了。

没有铜镜,他去溪中捕鱼时才发现三千银丝下的那张脸,虽仍是少年模样,但到底改变了一些。

五十三岁时他最后一根青丝也染白,像从前昆仑那个九千岁的扫地门人,可纵使再过千年,撒扫地的脸怕也不会有任何皱纹,蓬莱的血脉总比人类的要厉害些。

所以白逍遥想,鬼师妹大抵也还是从前的模样,不论她是否还在昆仑修仙,或是随她唯一的亲人回去蓬莱,岁月定不会辜负了她。

他想自己真的不再是少年了。他记不清到底喜欢了鬼师妹多少年,只是觉得自己想鬼师妹了。很想。



鬼师妹一点也不乖。

她想出的鬼点子比白逍遥付诸过行动的恶作剧还多,可何田玉却总是夸她,连带着她的师兄师姐们也跟着夸,好像这个小丫头就是又乖又可爱的白兔。

可白逍遥知道,鬼师妹一点也不想当白兔。她可以是只豹子,白逍遥想。当然必须是那种年幼的豹,软软的,还有些孩子气的小豹子。还没有长大,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会咬人。

“白白,你说,我这样的身手还不能去降妖除魔吗?”鬼师妹坐在桃枝上生气。

“你先下来。”白逍遥仰着脖子说。他有点怕她突然踩空,自己又接不到她。

“你也觉得我没有资格!我修炼的时间明明比你还长,你还怕我会从树上摔下去吗?”

说完,鬼师妹真的踩了空。白逍遥心一紧,登时脚下发力双手抱住鬼师妹把她放在桃枝上,自己则在她旁边坐下。

白逍遥道,“姑奶奶,你说呢。”

鬼师妹却盯着他道,“你紧张了。”

白逍遥道,“我没有。”

鬼师妹道,“你有,其他人都可以看出我假摔的。”

白逍遥道,“我没有。”

鬼师妹笑道,“你有。”

白逍遥闭嘴,不说话了。

鬼师妹道,“我没那么容易遇到危险的,即使遇到了,我知道你会救我的。”

白逍遥楞了一下,点点头,又摇摇头。

鬼师妹佯装生气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愿意救我吗?”

白逍遥脱口而出,“我永远都会救你。”

 

鬼师妹倒在白逍遥肩头直笑。

她又以为这是个玩笑吧,白逍遥想,和从前的无数次一样。

她大概永远不会知道,白逍遥那承诺里,到底隐匿了怎样的爱欲。



待续


评论 ( 3 )
热度 ( 53 )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