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BLue

跟着你走到天边
挽着手直到永远

【TBBT】选择游戏

Sheldon/Leonard友情向(斜线无意义)
时间线在第三季结束
完全可以当做日常看
我努力的写他们希望没有ooc(其实有)
多谢阅读:)

“Leonard or Amy?”
“Leonard.”

Sheldon飞快的给出答案,眼睛闭着没有丝毫动摇,所以他看不见Raj的表情像是他吞了一个生鸡蛋(不知道印度人喜不喜欢吞生鸡蛋),而Penny停下了嘴里咀嚼披萨的动作,脸上的表情——呃,Leonard不确定不过上次他们看断背山的时候她就是这个表情。

“怎么了?”Sheldon的声音再度响起。他把自己的手放在膝上,姿势放松,一如他答应做这个“快速二选一”游戏时的模样。Leonard觉得Sheldon正在困惑,他就坐在Sheldon左侧,一如往常,他能看到Sheldon的眉毛轻微皱起,弧度小于生气,大于因(极少数)不规律睡眠而引起的迷茫。

“呃,Sheldon,你是故意的吗?另一个经典的逗你玩?”Howard率先开口,不过很快败下阵来,Sheldon确定的说,“暂时没有,不过就在刚才我有了一个绝妙点子,尽情期待吧。”

真不知道Sheldon是怎么闭着眼睛还能表现的那么欠揍的,不过现在这不是重点,他们有很长时间去Sheldon作为一个机器人般的怪胎还能做到什么地步。不过,有好感的几乎可以确定是自己孩子的未来母亲的神经研究科学家和实验物理学家室友?Leonard的余光看见Penny的手正紧紧攥在一起,说不清到底产生了什么情绪。

至于Leonard本人?好吧,鉴于上文肤浅的对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Sheldon选择了他。不过,和任何一个正常人一样,对朋友的肯定他感到开心,发自内心的。这种被别人肯定的感觉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他甚至在和Sheldon女友(虽然被他否定了)的选择中胜出了!

Raj一边偷偷窥视Leonard一边悄声给Howard说话,然后他们笑的非常大声。

“再一次,”Sheldon喊道,“这个游戏结束了吗?我有权利拿回我的五感之一。”

“而且我一点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Sheldon小声嘀咕。

Leonard想说句谢谢,但被Howard开口了,而且说的飞快生怕被打断,“Raj说Leonard的表情像被一直暗恋的橄榄球队队长夸赞头发好看的低年级女生。”

说完他和Raj又开始一阵窃笑,Penny的手则攥的更紧了——Leonard不知道为啥自己还在在意这个。

“Sheldon,现在睁开你的眼睛。”

Leonard想说点什么结果Penny抢先了,她现在看起来有点像霍比特人里的那位年长女性精灵,盯着Sheldon,试图从中看出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

“Sheldon,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在Amy和Leonard之间,选择了Leonard?”Penny小心翼翼的问。

这下Sheldon看起来更困惑了,他梗直了脖子,眼睛里都是不可思议,“Amy是正确答案吗?”——Sheldon不喜欢错误,Leonard低头戳了戳自己的鸡肉饭。

“呃,不,亲爱的,我就是有点好奇,你知道,我对很多事都很好奇。”Penny用哄孩子(或是孩子般的)的语气说道。

“我也是。”Howard不笑了,他正直的补充道,Raj拉了拉他的袖子,于是他又说,“Raj也想知道。”

——而作为话题中心的Leonard才不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呢。

“好吧,”Sheldon恢复坐姿,从桌子上拿走自己的橘子鸡,“鉴于我的橘子鸡要凉了,我就长话短说——”

“没有关系!”Penny突然大喊,吓了Sheldon一跳,“呃,你可以去微波炉里转一下嘛。”

Penny真的很反常,Leonard想,倒不是说她只有这一次是反常的。不知从什么时候起,Penny对Sheldon和Leonard的友谊产生了一些兴趣,她喜欢听他们说彼此的故事,虽然Sheldon很少谈起Leonard除了讽刺他。

记得有次Leonard讲了Sheldon曾经让他睡过他的床,Penny的眼睛都直了,她结结巴巴的问为什么,很显然也是很震惊,但Leonard有点不理解当时她的脸怎么红的不太自然。那次只是因为他们在Sheldon的房间里工作太晚了,而Sheldon是个控制狂和完美先生,所以Leonard没法儿回去睡觉而已。(客厅的灯坏了,多么巧合。)

讲完Penny明显有点失望,这也让Leonard闹不明白,不过他从未真正理解过女性,包括他母亲,所以他也没有多在意。末了他补充道,多一个人后Sheldon的睡姿真的很差,他简直就是一只章鱼狗(Penny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等他解释完Penny又莫名其妙的高兴起来。

顺便一提,自从那天,Penny要求看一些性向多样的电影,但是没人同意,(Sheldon说他们可以看星际迷航因为Kirk和Spock的感情似乎与Penny喜欢看的那种类似)只有一次他们所有人和Penny打赌都输了所以他们看了断背山,Leonard还哭了。

回到现在。

“第一,他每天开车送我上下班,第二,他陪我度过我的三餐,第三,他会唱Soft Kitty,而Amy不会。”Sheldon吃了一口鸡肉。

“第一,Leonard出差的时候是Raj送你上下班,别说你忘了,你从来不会忘记事情,第二,准确来说,我们所有人都陪你吃晚餐,中午饭则是你们四个一起的,而早餐里每月有半数时间我们是一起吃的。第三,我也会唱Soft Kitty!Amy是不会做这些但这不能说明什么。”Penny信誓旦旦的掰着指头道。

Sheldon快速的回应,“第一,Leonard会哄我睡觉,第二,Leonard可以帮我抓蜘蛛,第三,Leonard——”Sheldon哽了一下,这不常见,可以说是绝少画面。

“什么?”Howard露出一副奸诈小人的表情。

“他和我都喜欢闪电侠。”

没有说慌不过,Leonard觉得他原本是要说别的。

Penny放下披萨并快速和坐在Sheldon旁边的Howard换了位子,“你是说,你们兴趣相投?”

Sheldon点头。

“那意味着,你愿意花时间和Leonard待在一起?”

Sheldon点头又摇头,“视情况而定。”

Penny耐心的继续,“那什么时候你不乐意待在他身边?”

“当他身边有——”Sheldon停住,似乎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很明显和他也和我没有共同话题的人的时候,和我没有话题可以理解,但是和Leonard都没有话题却在不停的对话只会让人觉得不安与尴尬。”

“AKA,第一次在楼道里碰见你的时候,我的大脑也进行了上述的分析。”Sheldon补充道。

Penny翻了个明显的白眼,但她依旧锲而不舍的问道,“为什么?说不定聊着聊着就有话题了呢?”

“oh,come on,”Sheldon摆出一副被逗乐的表情,“那些女性或者男性根本不了解Leonard,总是说些没有意义的话,有时他们还会让他受伤——我是说那个朝鲜女间谍。和其他很多Leonard不让我告诉你们的人。”

话题进行到这里,Leonard已经很明显的感觉出不对劲了,他觉得这个话题变得越来越危险,马上就要触及到某些事——而Sheldon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也就是说,/你/了解Leonard。”

Sheldon看着她,没有反驳,而Penny笑起来,“甜心,你有没有意识到,你对Leonard的独占欲可不一般呐。”

“在有其他人的时候,你不想待在他身边?完全错误,当有其他人靠近/你的/Leonard,你感到不安。”

“如果你就这么一走了之,我想你不会知道那些男性和女性与Leonard的后续发展,因为你那聪明的小脑袋里装的是整个宇宙。随便你用什么我听不懂的理论解释或者搬出我就是这么聪明所以Leonard应该崇拜我的玩意儿,你在意Leonard,”Penny下了最后的结论,“很在意。”

Leonard希望这个话题能停下来,立刻,马上。

“Hey guys,你们的饭都凉了。”Leonard鼓起勇气说。

“话题转的太硬Leonard。”Penny盯着Sheldon看都没看Leonard一眼。

Sheldon则在Penny说完那番话后思考了起来,上帝,Leonard想,他不想Sheldon反驳,但他又觉得Sheldon不可能不会反驳,因为他是Sheldon,他是个只在乎他自己的疯子——“我在意。”Sheldon说。

Leonard呆在一边,听Sheldon继续,“我在意——我/在乎/Leonard。”说完他微微上扬嘴角,似乎对自己的回答很满意。

Leonard的饭都凉了,他想Penny的披萨应该也是,但她看起来也很满意,没有因为饥饿而恼怒。Leonard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一种得逞并计划着什么的感觉,不过也可能是错觉。

“呃,Sheldon,谢了,我是说,我也在乎你。”

Leonard对他报以微笑,然后把他的橘子鸡拿去微波炉里转一下。他们不Gay,他在心里对自己说,这对话一点都不Gay。

评论 ( 4 )
热度 ( 105 )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