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BLue

说点什么吧。

各种意义上的求雨成功?

谢童枕着雨怎么也睡不着,从被窝里爬起来,数着雷声作曲。

楼下有人放声高歌。

2018-10-07

“聚光灯下看岁月流变,终于有勇气承认和某君这辈子,有段抵死缠绵。”

2018-10-06

验伤

私设和蠢话和没逻辑的瞎话

-

“怎么这儿的海一点儿也不好看。”

 

 

辗转数小时,谢童从不大美好的梦中醒来,遮光板并未将阳光完全阻绝,一线浅金沿边缘溢出。手表忠诚的指向国内时间,还是个酣眠的好时光,机上大多数人还没学会在飞机上倒过时差,睡的一片东倒西歪,谢童活动胳膊,将遮光板拉至一半,旁座立刻有不满的梦呓,光线被窄小的玻璃折射成一汪缓慢凝固的蜂蜜,令他略有些干渴的唇舌莫名产生甜的幻觉。

 

广播以三种语言轮番播放却唯独缺少他最熟悉的那种,在异国的月余没使他对从小就怵的语言产生什么熟能生巧的奇迹,此时更犹如白噪音,让他疲惫的身体自动接收睡眠信号。

2018-09-30

琐事

在谢童吉他上的弦断到第三根时,他终于舍得将它丢掉。

古怪的是他仍不习惯。

 

凋零的冬天,北京却仍有植物在生长。带绿叶的那种,沿纹路撕开就有腥涩的汁液流出,黏在谢童的手指上,气味可怖且难以清洗,如一道难看的疤痕盘恒在皮肤表面。

 

洗手液还是邱莹莹喜欢的奶味,谢童是个玩地下摇滚的歌手。每天用一双奶里奶气的手握麦克风、弹贝斯有点好笑,却也慢慢也习惯。邱莹莹走的那天晚上,他本要丢掉那瓶洗手液,手都伸出,想一想,最终没有。

 

可见习惯是多么可怕。

 

他不是想悲惨的借什么东西来缅怀又一次无疾而终的恋情,只是习惯了。两个人挤在狭小的洗手台前,...

2018-09-15

片段

鎏英继魔尊之位后第三百年的除夕夜,我梦见锦觅。

 

她在我梦中出现不算新鲜事,可这一次,我将她拥在怀里,她却没有消散,没有离我而去,没有对我失望,我便立刻知道,这是梦。

 

我该放了她,却只是将双手收紧,她是我的幻梦,却真实得让我落泪,我怕她同上次一样,才答应与我生生世世,便又要离开。

 

说来可笑,上次她真真切切,我却只顾得哭求她别走,这次明明白白是梦了,我才记得抱紧不放,哪怕一缕元灵,也想握在手中。

 

我想自己是醉得厉害才做了美梦。因这幻影非但没有离开,反倒为我拭泪,她抬起头问我,“你为什么哭?”

 

她必定不会同锦觅...

2018-09-05

片段

润玉真将自己从王座上拉下来,太微才如梦如醒的看向四周,众仙逃的逃,反的反,面目可怖,和平日的端庄自持的模样可差太多。

 

他倒在地上,模糊地想起三万六千年前,他正好站在润玉的位置,将父帝的庶长子以谋逆之罪拿下,丹朱还是稚童的模样,被他护在身后,但就是哭都不敢出声。太微觉得这弟弟好没用,丢了剑,蹲下将他脸上混着泪的血迹擦干净。

 

丹朱扑进太微怀里,终于放声哭起来,太微愣了半刻,安慰地拍着丹朱的后背道,“丹朱,二哥在,二哥永远在。”

 

这安慰绝对出自真心,真得把太微自己都吓了一跳。丹朱在他怀里抓紧了太微衣袖,抬头道,“二哥。”

 

父帝与...

2018-08-26

片段

说来,璎珞吻过他。


他下了轮值,正往侍卫所走,天还未全然暗下来,月亮缀在天边,依稀可见。


刚下台阶,傅恒便觉得背后有人,一个闪身才发现是璎珞,这场景似曾相识,他不免觉得有趣,借着璎珞就要倒下,反手牢牢将她搂在怀里。


不像抱宫女,倒像在抱什么无价珍宝。


他抱了一会儿,璎珞倒也乖顺了一会儿,就在他奇怪她今日是怎么了,有点担心的想松开她问问,璎珞直径勾过他的腰,张开嘴咬在他肩上。


他是个御前侍卫,严苛的训练更是家常便饭,那咬人的猫儿用的力不大,像怕他真疼,他当然不肯放过,依旧抱着,一份力也不肯卸下。...


2018-08-24

【得体】越人歌

BGM:越人歌

私设有  配合BGM食用风味佳

感谢阅读


*


一滴泪从他的眼中涌出,同他最后一丝奢望一起,消失在重叠的宫墙内。


那是他此生最后一次在魏璎珞面前失仪。


往后,便是魏贵人了。


*


请命去金川之后,他没有回府,而是转头去了圆明园。至于为何,他既清楚,又糊涂。手搁在下边儿,他想摸摸璎珞赠他的荷包,又想起,原是他自己,亲手将它还了回去。


那天是个春和景明的好光景,圆明园里仍未有丝毫热气儿,花开的也不算多。傅恒一路走,一路想着是否要见璎珞一面...

2018-08-16

【Clex】由死向生(上)

Smallville莱超

时间点在S02差不多三四五集(?

预警:平行世界/严重OOC/进展极度缓慢

Summary:莱克斯失去了克拉克……

*

莱克斯听见克拉克在呼唤他。


小镇以北的湖泊,穿过一段短暂的山路既可在一片葱茏中发现它。克拉克正沿着水岸踱步,他赤着脚,挽起法兰绒衬衫的袖口,在阳光下他看起来是金色的,湖水也不比他瞳仁翠绿之万一,莱克斯远远看着他。


他仰躺在一处绿荫下,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漏下来,他听见克拉克在呼唤他。他一定是太累了才会睡着,克拉克的呼喊中夹杂着小小的笑声,水波从他指缝中游弋而过,莱克斯甚至能感受到那种沁凉。...


2018-08-09

他想象克拉克把他从浴缸里捞起来,就像那次莱克斯开着保时捷准备把自己溺死在小镇,克拉克从湍急的河水、窒息和被所有人抛弃的孤独中救了他。


莱克斯视角,真的好难。现在他一点儿也不恨克拉克,而且自信他们会是一辈子的好友,大概时常以一种我成年了而克拉克没有的心态,克拉克可以陷入teenage dream,但是莱克斯可能会让自己从那种状态抽离,可能会身处那种状态但是避免自己想清楚。


为什么我把这时期的莱克斯写的这么脆弱容易被伤害啊!!他明明是个帅气多金又聪明的富二代(?)啊!!!

2018-08-08
1 / 9

© BabyBLue | Powered by LOFTER